爱小说

第十六章 关于日足叹气的日常

小说:混在木叶水日常的日子 作者:九毛儿er 更新时间:2020-12-10 02:51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对不起,鸣子酱,都是因为我才害你不能去上课。”小樱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别在意嘛,小樱,倒不如说或许应该谢谢你,我确实不适合在那里上课。”鸣子随意挥了挥手说道,“不过还没来得及教训一下那个小姑娘就被老师发现还是有点亏的。”
  “鸣子,只是一点小矛盾而已啊,你不用大动干戈的,呵呵···”井野尴尬的劝阻着鸣子,昨天他也从鹿丸那里了解了鸣子的武力值,真怕鸣子大打出手,人家只是个平民小女孩那里是鸣子的对手。
  “我当然知道分寸了啊,你不要和鹿丸一样真的把我当成一个暴力女啊,我也只是想稍稍吓唬一下她们的,要不然她们不知道害怕,以后还会来欺负小樱的,明明小樱这么可爱,她们就是嫉妒,哼~”名字掐着腰,气鼓鼓地说着。
  “其实你不一定非要动手的,如果你刚刚把你的父亲说出来,她们自然会被吓走的。”井野在一旁劝解道。
  小樱一愣,问道“鸣子的父亲是很了不起的人吗?”
  “当然啦,鸣子的父亲就是第四代火影大人呢。”井野给小樱解释道。
  看着一脸惊叹的小樱,鸣子叹了口气“抱歉了小樱,我不可以用我父亲的名字和身份做出一些失礼的事情,因为她们终归只是几个平民小姑娘,不过她们如果再来找你麻烦,你就来找我,我去帮你稍微微教训她们一下。”鸣子向小樱保证着。
  “谢谢你,鸣子酱。”小樱看着刚刚认识就愿意为自己出头的鸣子。
  “没关系,我们是朋友嘛。”鸣子拍了拍胸脯,大有一副我罩定你了的样子。
  这时井野也来到两人中间,抓起两人的手“别忘了我啊,小樱,如果她们还敢来找你麻烦的话,来找我也可以,虽然我没有鸣子那么厉害,但给他们点教训还是可以的。”
  “谢谢你们,井野,鸣子酱,谢谢你们愿意做我的朋友。”小樱感动的对着二人说。
  “什么谢不谢的,你不也做了我们的朋友嘛,朋友就是要相互帮助的啊。”井野安慰着鸣子。
  “我请你们吃三色丸子吧,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店,我们去那里吃。”鸣子提议着。
  三个小女孩吃吃喝喝玩玩闹闹之后,鸣子还想着接下来去哪里玩,小樱已经打算回家了,再不回家家里该担心了。
  没办法,三人也就准备各回各家。
  而此时在日向家,日向宗家当代家主日向日足正在房间里沉思着,时不时还叹口气。
  日向一族作为木叶的元老级家族,也被一些人称作是忍者中的贵族,拥有优秀的血迹界限-白眼。
  日向家族为了保护这一血继不被外人夺取,日向一族的后代子孙将家族分为宗家与分家,宗家是日向一族真正的继承者,担负着保护和发扬日向一族的重任,分家是日向宗家的守护者,担负着保护日向宗家的责任。
  宗家的继承者只能有一个,如宗家在同一代中有多名后代的话只能选取其中一个继承宗家,其他的全为分家。也就是说身为宗家的人一代只能有一人。以此类推即使日向一族历经千年也只有一个宗家。而分家永远都是宗家的守护者。
  分家的人在很小的时候就要在额上刻上咒印“笼中鸟”,这个咒印可以封印白眼的能力,也能防止别人对白眼的窥探,宗家也可以通过这一咒印控制和破坏分家成员的脑神经,从而控制分家。
  而日足叹气就是因为未来宗家的继承人,自己的长女-日向雏田,她偷跑出了日向家,而且找不到了。
  本来雏田作为宗家的长女,应该被人族人好好保护起来的,而且雏田小时候的雏田一直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根本不会做出一个人偷偷跑出家门的事,那个时候日向日足甚至怀疑她到底适不适合继承宗家。
  但这一切都在一件事之后改变了,那是一次为分家种上笼中鸟的仪式上,年幼的雏田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她的宁次哥哥被刻上笼中鸟的痛苦摸样之后,然后又跑来问自己笼中鸟的作用,日足没有对雏田隐瞒,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雏田,这是她迟早要面对的。
  而在那一次父与女的谈话之后的几天,雏田整个人都变得沉默寡言起来,日足也清楚雏田此时的状态,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自己的弟弟只因为比自己晚出生十五分钟,就必须要带上笼中鸟,而自己当时和雏田是差不多的状态。
  从那以后雏田一改往日唯唯诺诺的性格,说话做事也不再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日足见到这一幕有些欣慰,以前需要强迫才会学的知识修养礼仪举止,现在雏田咬着牙不断的学习适应,日足觉得女儿终于知道自己身上的重任而变的勤奋起来,日足也消除了往日对雏田的不满,面对雏田总会露出满意的微笑和时不时的夸奖。
  可是慢慢的日足发现,雏田的改变完全可以用极端来形容,直到有渐渐地,日足发现雏田面对自己总是有一种不耐烦,和自己说话交谈总带着一些疏远,而且这种情况在雏田开始接触修行之后变得更加极端,面对自己从不耐烦变成抗拒,每次想看看雏田修炼的成果,都会被雏田瞥了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自己的视线,换一处训练场继续修炼,而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已变得更加冷漠,就像父女两人不过是刚刚见面的陌生人。
  那一段时间里日足都在为这事苦恼,有一次他想跟雏田好好聊聊,就在准备拿出父亲的威严好好训斥雏田的时候,日足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年幼的女儿,一双白眼中透露出的冷漠,不,已经不是冷漠了,那是敌视,日足甚至看到了隐藏在深处的仇恨!
  日足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件事情会对雏田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本来日足想着用这件事情激励雏田,让她明白自己将来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或许会有一些改变,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对她有所触动或者让她变得更加颓废的话,日足就已经做好了放弃雏田的准备,以后让她刻上笼中鸟,成为分家。
  但是雏田做出了改变,她变的刻苦,变的勤奋,也拿出了觉悟,但相对的是对自己这个父亲的敌视。
  就这样,日足在与女儿对视中败下阵来,只是叹了一口气就让雏田继续修炼去了,如果她只是单纯的性格极端而且还敌视自己的话,日足还可以说他完全没有继承宗家的觉悟,而让她成为分家,可偏偏在面对其他族人的时候,一直都保持着有礼貌有修养的样子,而且在开始修行之后,也显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修炼又极为刻苦,这样的雏田不管日足怎么看都是继承宗家的最佳人选,至于雏田对自己的敌视,日足只能不断的叹气,或许以后雏田长大就会理解自己。
  雏田的天赋也确实没有让日足失望,早半年前就已经觉醒了白眼,开始了柔拳的修行之后雏田的修炼变得更加刻苦,经常一整天都呆在训练场,训练结束之后手上的白色绷带都已经被鲜血印的通红,回去之后抹上日向一族的特效药,手还没有完全恢复好就继续开始修炼,日足甚至多次让自己的夫人去去劝劝雏田,但是雏田依然坚持,日足也只能看着夫人每天对着自己不断抱怨,雏田修炼结束之后就让她去照顾雏田。
  雏田的白眼纯度很高,日足想要用白眼在远处观察雏田修炼,可刚用白眼找到正在修炼的雏田,雏田就像感应到了什么,也用白眼向自己的方向回望过来,又是那样一双眼睛,充满敌视,之后日足就再没对雏田用过白眼。
  而雏田也像是放弃了自己的童年一样,每天都在没日没夜的修炼,只是有一次被族人发现在厨房,雏田喝了些酒,闻讯赶来的日足看着醉醺醺的女儿,没说什么苛责的话,只是把忍者三禁给她讲了讲,看着雏田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日足叹了口气命令人把日向家所有的酒都锁起来。
  而雏田自从有一次喝了一点酒之后,可能是因为平时压力太大,也可能是平时修炼的太辛苦,发现雏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喝酒这项运动,每次她的手上的伤严重到不能修炼的时候就停止修炼,找点酒喝,然后睡一觉,第二天手伤好了接着修炼,后来被日足发现之后,家里就找不到酒,雏田干脆用变身术跑到村子里面喝酒,喝的也很有分寸,而且喝的也不多,都是一些低浓度的酒,日足知道这件事情后,也是无可奈何,虽然雏田还没到喝酒的年纪,但这几乎是她唯一的喜好了,况且即使自己阻止她也不会听,干脆派宁次跟着她,由着她去了。
  而今天,雏田又偷偷的跑出去喝酒了,而且没有宁次跟着,因为雏田白眼的原因日足也没有派额外的人跟踪,于是就这么失去了目标,日足只好赶紧派人去找,一边又安慰自己的夫人。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