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三十一章 事件之后

小说:混在木叶水日常的日子 作者:九毛儿er 更新时间:2020-12-10 02:51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水门看着在自己怀中睡着的女儿,看到只是因为疲惫睡着,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自己坐在火影办公室,离这边很远,并没有第一时间听到爆炸声,是有暗部忍者来通报之后才知道,后来听鹿丸报告说鸣子也在这边,水门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水门看着鸣子递来的纸条,“是木叶的警备网,目的是这个吗?”
  过了一会时间,卡卡西根据佐助的话,把森林里的那个忍者尸体找了回来,放在两个泷忍旁边,接着几个暗部出现在水门旁边,“火影大人,那个间谍已经抓到了。”
  那几个暗部并没有顾忌卡卡西,直接向水门报告着。
  “辛苦你们了,鼬,天藏。”水门说着,然后看向卡卡西,“卡卡西,麻烦你和鼬把这两个孩子送回家吧,天藏,你带着人把这几个泷忍待会拷问部审问吧”
  “是,火影大人!”X3
  说完水门抱着鸣子消失在了原地。
  卡卡西三人对视了一眼,先开口的是天藏,“卡卡西前辈,我带人先离开了。”
  卡卡西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天藏带着众人和泷忍离开了,“天藏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啊。”
  “卡卡西前辈,谢谢你救了佐助他们,给你添麻烦了。”鼬摘下面具,对卡卡西鞠了一躬。
  “我都已经不在暗部工作了,你们就不要前辈前辈的叫了,至于感谢什么的,也是我应该做的,快点带佐助回家吧,他应该也累坏了。”
  “好的,那我们就先告辞了。”鼬说完看向自己的弟弟,“怎么样,还好吗?”
  “哥哥,我没关系的,没受伤。”佐助虽然已经不再干呕,但脸色依旧不怎么好,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顶着难看的脸色和鼬说着。
  鼬也看出了佐助的窘境,微微地笑了笑,用手指在佐助额头点了一下,然后转过身,蹲下,“上来吧,我背你回家。”
  虽然是平时和哥哥很平常的亲密举动,但在卡卡西和雏田的注视下,脸上还是浮现了几分不好意思的红晕,让佐助难看的脸色也有了几分好转,然后趴在鼬的背上,鼬和卡卡西示意了一下,离开了。
  雏田看着鸣子和佐助都被家人带走,心里有几分不是滋味,想着自己的父亲,可能永远也做不出那样的亲密举动,雏田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对父亲那个样子,但是每次看到父亲,就会想起那些被刻上笼中鸟的少年痛苦的样子,就会想起那个可恶的笼中鸟印记的模样,想起日向家的可悲的制度,完全没办法和他好好相处。
  “上次被父亲抱在怀里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记不得了,那次事以前的记忆已经越来越模糊了。”雏田还陷在自己的回忆里,然后就感觉自己被人抱在了怀里,“唔~”
  卡卡西看着被自己公主抱抱在怀里的白眼小姑娘,忽然反应过来,“啊~抱歉抱歉,以前经常这么抱着鸣子回家,一时间有些习惯了,不好意思,我这就放你下来。”
  “请务必不要把我放下来!”被卡卡西抱在怀里的雏田发出惊呼。
  “额,我倒是没什么关系,只要你方便的话。”卡卡西也有点不解为什么小姑娘的情绪忽然激动了起来。
  “保持这样就好。”雏田不但没有不适,还在卡卡西的怀里扭了扭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然后用她洁白通透的眼睛祈求般的看着卡卡西,“麻烦你了,卡卡西桑。”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卡卡西也没在意,抱着雏田在林间不断穿梭跳跃着。
  而被抱在怀里的雏田此刻把通红的脸颊藏在卡卡西的怀里,只有微红的耳朵露在外面,头顶似乎还有丝丝蒸汽冒出。
  雏田此时总有一种背叛了鸣子的感觉悠然而升,感受着卡卡西的体温和心跳,雏田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同步了,然后又变得越来越快。
  “这种感觉,和鸣子在一起时候带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呢,阳光,温柔,可靠,真希望这段时间变慢一点啊,好喜欢这个怀抱啊,感觉好像···好像是父亲一样,不,和父亲不一样,好像···好像···”雏田在心里面想着,连呼吸都好像都越来越困难,不断地喘着粗气,找不到该形容此刻感受的词汇,双手不自觉的紧紧地抓着卡卡西的衣服。
  卡卡西也感觉到了怀中小姑娘的异样,停下脚步问道,“雏田,没事吧,是受到了什么伤吗,要不要去医院?”
  “不···不用了,我没事的。”雏田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没有受伤,只是有点累,请继续走吧。”
  “这样啊,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和我说,好么?”卡卡西右眼弯成月牙微笑着说,然后继续赶路。
  “好···好的,卡卡西桑,”雏田紧张地说着,“那个···那个,我可以叫你卡卡西哥哥么?像鸣子一样?”
  “可以哦,不用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人。”卡卡西也感觉到了怀里雏田的紧张,劝解的说道。
  “谢谢你,卡卡西哥哥。”雏田像是吃到了喜欢的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着,然后睡着了。
  宇智波族长家里,佐助顶着疲惫的身体和富岳讲解着山里的战斗,
  “然后,那个白色头发的忍者就出现了,打败了那两个忍者,就是这样了。”
  富岳听完佐助的描述,也难得的对佐助露出满意的笑容,“做的不错,佐助,不愧是我的儿子,保护同伴的同时,也保护了村子的利益,虽然实力比起小时候的鼬差了一些,但也相当了不起了,没有辱没宇智波的名号,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学校我会让人给你请假的,好好休息一天。”
  佐助听到富岳前半句话,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父亲终于认同我了吗,然后听到后半句话,神色微微暗了暗,然后点了点头,回去休息了。
  佐助走掉之后,富岳的妻子美琴端着茶走了出来,”你对佐助是不是有些太严格了?”
  富岳叹了口气,说道,“佐助的天赋比起鼬来说终究是差了很多,而家族的责任交给鼬一个人就好了,没必要让佐助也背负这种沉重的负担。”
  美琴也没再说什么,“你也早点休息吧,这么晚了。”说完美琴也走了出去。
  房间里面只剩富岳一个人的时候,富岳又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宇智波和村子的未来就交给你们兄弟了,我能帮你们的真的不多了,或许只剩这个了。”说着富岳摸了摸自己的双眼。
  ······
  此刻,水门家里面,玖辛奈给脏兮兮的鸣子擦了擦身子,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就一脸心疼的坐在鸣子的床边,时不时的抽泣声传出,一会儿,水门拿着一张毯子披在玖辛奈的身上,玖辛奈看着身后的水门,“鸣人睡着了吗?”
  “恩,告诉他不要吵到姐姐休息,然后就很乖的睡着了。”水门小声地说着。
  “鸣子她······”玖辛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鸣子她保护了村子的利益,也保护了同伴,她做得很好。”
  “可是她差一点就···就···”玖辛奈忽然说不出话,她不敢想象如果鸣子出现了意外,自己该怎么办,“水门,你是火影,以后你不要让她去执行那些危险的任务好不好,或者干脆不要鸣子做忍者,让她做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和我学学封印术就好啊。”
  “然后呢?”
  “什么然后?”
  “然后我们以保护的名义,把她关在村子里面吗,玖辛奈,你一定知道那种感觉的吧,你希望鸣子经历一遍你小时候的痛苦吗?”
  “我当然不希望,我···我···我也不知道。”玖辛奈憋不住眼泪,抱着水门轻轻地哭了起来。
  玖辛奈当然知道那种痛苦,玖辛奈小的时候因为不能很好地控制九尾,被关在村子里面,被人监视,没有自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同学好友同伴一个有一个的走向战场,去执行危险的任务,有人能回来,有人却永远的回不来。
  每次含泪把水门送向战场,然后接下来都在担心和祈祷惶惶不安中度过,知道自己心爱的人正在为了保护自己和村子与敌人战斗着,随时都可能送命,而自己能做的只有在家里默默地为他祈祷,那种无力感要比孤独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玖辛奈当然不希望让鸣子经历那种痛苦,只能抱着水门,轻声的抽泣着。
  “玖辛奈,不管是鸣子还是鸣人,总有一天会脱离我们的羽翼,我们也没办法保护他们一辈子,教她本领,传承意志,帮助她变得更加强大,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水门,你不要说了。”
  ······
  此时此刻的鸣子根本没办法听到到父母的对话,此时的鸣子发现自己正伸出一个阴暗的环境内。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