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三十七章 灭族之夜

小说:混在木叶水日常的日子 作者:九毛儿er 更新时间:2020-12-10 02:51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中午的时候,四人在天台聚在一起,鹿丸还在思考措辞,井野和小樱也凑了过来。
  “鹿丸,你有鸣子她们的消息么?”井野出声问道。
  鹿丸叹了口气,“我们正要商量这件事呢,你们好歹也是鸣子的朋友,一起来听吧。”
  然后鹿丸看向其他人,“自从那次烟火大会的前一天,就再也没见过鸣子和雏田,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她俩,至于佐助,放假之后就没有见过了,你们呢”
  “我和鹿丸一样。”丁次也知道可能出了问题,没有继续吃东西。
  “我也是这个情况。”牙抱着肩膀说道,“旺~”牙头上的赤丸也表达自己的观点。
  “放假的时候,我倒是在大街上偶然见过一次佐助,不过是在烟花大会之前。”志乃也说着。
  “我们两个放假之后就没见过他们了。”井野说道。
  鹿丸听完他们的话,沉思了一下,“情况了解了,那么我再问第二个问题。”
  说完鹿丸一脸严肃的看向几人,“自从烟花大会之后,是不是有人甚至就是你们家里的人,明里暗里的向你们打探过他们三个,好好想想。”
  几人都开始思考,是志乃先说的话“我的话,确实有这种情况,家里人问的很隐晦,感觉像是很随便地问,所以当时没在意。”
  “我也是,我妈妈但是随口问了我一点关于交朋友的近况,我随便就说了。”牙捏着下巴说道。
  “我爸爸也问了类似的话”丁次附和。
  “我也是,爸爸直接问我的,我当时还很紧张呢。”井野回忆了一会说道。
  “我爸爸也问过。”小樱说道。
  鹿丸神色又是暗了暗,“如果是修行的话,没道理她们三个人居然同时消失,看来她们是真的出了问题了。”
  “你是说?”众人心中隐隐察觉不对。
  “出村修行什么的,肯定是大人们拿来掩饰的借口,至于出了什么事···”说到这鹿丸顿了顿,“最理想的情况,是她们三个人偷偷离开村子私奔了,不理想的话,两大族长的子女加上火影的长女,被敌国忍者抓走之后,完全可以当做政治博弈的筹码,最坏的情况,甚至不能排除遭到暗杀的可能性。”
  几人听完鹿丸的话,都是心里一沉,良久无言。
  鹿丸看着众人这一幕,“听着,这件事绝对不能说出去,任何人都不能说,在这里到此为止,明白吗?不管出了什么事,交给大人们去处理,我们···我们···”
  说到这,即便是冷静如鹿丸,眼角闪出泪水,用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旁边的树,“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可恶!”
  随着鹿丸的率先崩溃,其他人也忍不住,几人心头都不禁想到了最坏的情况。
  ······
  有(zuo)人(zhe)觉得,在我们所见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其他的世界,它们有的像我们的世界,有的不像我们的世界,在一切世界里,都有我们这个世界里所见到的动物、植物以及其他事物,甚至是相同的两个人或物,如果两个相同世界的两个相同的人,有着相同背景,相同经历相,同性格的人,在同种情况下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那么这个选择将变成‘历史’,这个‘历史’将很大程度的影响着‘未来’,因为不同的‘历史’而改变的‘未来’会让两个本应该相同的世界造成极大改变,甚至是截然相反的‘现在’。
  ······
  木叶的夜晚比起白天总是少了几分热闹,在夜空中最显眼的是那轮不同寻常的猩红圆月,而在木叶里徘徊的人们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自从七年前四代火影去世之后,三代火影就再次扛起了火影的位置,在火影办公室里面,熬夜加班的猿飞日斩抽了几口烟,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四幅照片,其中也有自己,那是木叶历代火影的照片,而猿飞日斩的目光停在了最后一个人上,那是一个一头金发的青年。
  “水门,是我对不起你啊,没能让你的孩子成为村子的英雄,反而让她受到这种遭遇。”这种满怀歉意的叹息几乎已经成了猿飞日斩这些年的日常。
  而此时火影岩之上,一个猪笼草一样的人和一个带着露出一只眼螺旋面具的人正在看着天上的血月。
  “还真是怀念啊,木叶,真是一个丑陋的地方。”面具人露出的一只猩红的眼睛浮现出三枚勾玉。
  “带土,你这种人也会有怀念家乡这种感觉?”旁边的脑袋旁长着猪笼草得人说道。
  “说过很多次了,我现在是宇智波斑。”
  “嗨~嗨~那么斑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试验了。”
  名为带土的人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球,“那么无限月读的第一次试验,“限定月读”,就在这里开始吧。”
  带土让玻璃球缓缓升空,仿佛和空中猩红的月亮融为一体,几圈黑线上不规则的排列着三枚黑色的勾玉。
  “这是由仓矢那里得到三尾的一部分查克拉,加上大蛇丸那里得到的八尾的角的查克拉,以及金角银角尸体里面提取的九尾查克拉形成的限定月读,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随后天空中的血月爆射出耀眼的光芒,一阵空间波动之后,再次回归正常,隐隐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也好像什么都没变,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星星还是那个星星。
  两人就站在原地,等待着效果,两人等待了很久,就这么等着,但并没有什么变化。
  “试验好像是失败了呢,带土。”猪笼草率先打破僵局。
  带图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沉默了一会,“说过多少次,叫我宇智波斑。”
  “那么,斑大人···”
  “看来仅仅是这种程度完全起不了作用呢,我们走吧。”带图没有任由绝说下去。
  “不用继续试验了么?”绝继续拆他的台。
  “起码也要捕捉到足够的尾兽才有必要进行第二次试验。”带土说道,“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我的族人,组织未来的新成员,在今晚就要行动了,他会需要我们的帮助。”
  说完带土身后出现一阵黑色旋涡把两人吞噬,两人就这么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带土出现在了宇智波族地外围的屋顶,听着里面不断地传来的惨叫声,这不是在战斗,这是一场干净利落屠杀,而这场屠杀的刽子手,只是一个名为宇智波鼬的少年。
  随着惨叫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的人出现阻止宇智波鼬,带土看了一会说道,“该我们出手了。”
  随后又是一阵旋涡之后消失不见,随后宇智波族地传来了更多的惨叫声,直到最后,宇智波鼬面无表情的把长刀从族人身体里面拔出来,尸体倒在地上,带土出现。
  “这是最后一个,剩下的就是你的父母了,如果你不忍心,我可以帮你。”
  “不用,我自己来。”
  鼬走到宇智波富岳的房间,“进来吧,鼬,并没有设陷阱。”
  “父亲母亲。”
  “这样啊,看来你还是选择站在另一边了。”
  “我不想和自己的儿子自相残杀,鼬,最后答应我,佐助就交托给你了。”
  “对不起,父亲母亲。”
  “别害怕,事到如今还在犹豫什么,这是你决定的道路,和你相比我们的痛苦只是一瞬间的。”
  “就算想法不同,我依然为你感到骄傲。”
  “你还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呢”
  ······
  “怎么样,解决了么,不会没舍得下手吧?”带土看着出来的鼬说道。
  重新戴上面具的鼬没有将流出的眼泪让带土看见,并没有直接回答带土的话,“斑,按照约定,我已经帮你向宇智波复仇,而你绝对不许向木叶发动攻击。”
  “当然,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你先走吧,我还要向木叶的那些高层交代一些事情。”
  带土消失之后,鼬再也忍不住,跪在地上,眼泪从面具底下流出。
  ······
  佐助醒过来后,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是训练场?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应该和鸣子一起在火影岩上看烟火么。”
  佐助站起身看着周围冷清的一切,“烟花大会已经结束了么,谁把我送到这里的,奇怪。”
  “鸣子呢,应该已经回家了吧,算了,我也该回家了,这么冷清,也不知道几点了。”
  佐助一路小跑开始往家的方向跑去,“嗯?是谁?”
  佐助看向旁边的电线杆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一轮圆月挂在夜空中,“错觉么?算了赶紧回家。”
  佐助继续向着宇智波族地跑去,但一进入宇智波族地,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倒地的尸体,以及鲜血,佐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然后佐助慢慢回过神,想起什么,“爸爸妈妈!”
  佐助就这么一边叫嚷着一边赶紧跑回家,沿路上族人的尸体不断地让佐助的心更加沉重,“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去参加了一次烟花大会就变成这样了,可恶,到底是谁。”
  佐助跑到家赶紧跑去父母的房间,打开门,父母就躺在地上,身体下面不断地渗出鲜血,两人身后站着的是鼬。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