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三十八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说:混在木叶水日常的日子 作者:九毛儿er 更新时间:2020-12-10 02:50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哥哥,爸爸和妈妈他们···”佐助看到眼前的一幕不敢相信的摇着头,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做的!”
  佐助眼前的鼬并没有往日那般温柔,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不断大呼小叫的佐助,一枚手里剑向着佐助扔出,划破他的皮肤,插进佐助身后的墙上,佐助脸上的愤恨也变成了茫然不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鼬先开口,“我愚蠢的弟弟啊。”
  鼬打开写轮眼,一双万花筒在鼬的双眼中不断旋,“月读!”
  瞳术发动,佐助深陷月读世界之中,亲眼看见鼬是如何一个又一个残杀了自己的同胞,哀嚎声,惨叫声,鲜血喷出声,刀刺进血肉声,不顾任何人的求饶,不念情谊,双眼冰冷,直至杀死最后一人,最后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住手啊,哥哥,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为什么!”月读世界不断重复着鼬的杀戮,但是在现实中,只是一瞬间,佐助趴在地上,眼泪鼻涕口水都流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眼中都是木讷。
  佐助努力的伸出手,想要抓住站在自己面前的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为了测量我的器量。”
  “器量?就因为这种事情,哥哥你就把大家都杀了,为什么,明明哥哥那么温柔。”
  “我一直扮演着你理想中的哥哥是为了测量你的气量,”鼬说话的时候再次打开万花筒,“测试的结果就是,你也和我一样有万花筒的资质,只不过现在的你连被我杀掉的价值都没有。”
  “不,这不可能,怎么会···”此时的佐助是多么希望鼬能够严肃的反驳自己,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鼬的目光依旧冰冷陌生,露出猩红的万花筒看着自己。
  “我愚蠢的弟弟啊,想杀死我的话就怨恨,憎恶我,然后丑陋的活下去吧,逃吧,逃吧,苟且的活下去吧,等某一天你拥有与我相同眼睛的时候再到我面前吧,然后再试着杀死我,或者被我杀死,成就我更强的力量吧。”
  鼬冷漠的说完一切之后,就消失了,佐助还在努力地伸着手,想要抓住鼬问清楚,但是经历过月读之后的佐助本来就已经很难支配自己的身体,极致的绝望和愤恨之后,佐助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地上,但是在合上眼的前一刻,佐助的双眼变得猩红,一对勾玉环绕在双眼之中。
  写轮眼·单勾玉·开
  第二天一早,日向宗家。
  “雏田,为什么还在睡觉,马上起来进行早上的训练,然后去上学!”
  雏田在睡梦中,隐约听见一道熟悉而又陌生呵斥声,有些严肃和不满。
  雏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自己的父亲,鸣子有些不解,用同样不满的语气对日足说道,“怎么是你来叫我起床,母亲大人呢?”
  “暂且不提你对父亲说话的语气有问题,你的母亲已经去世半年多了,你还没有从那段阴影里面走出来吗?”日足满是失望的叹了口气说道,对于自己这个怯懦内向的长女,日足已经非常失望了,又想了想宁次那孩子,“或许应该由你来继承宗家才对,日差。”
  “快点起床训练,天赋本来就差就更要努力修炼。”虽然感觉今天的雏田有些不一样,但日足也没在意,没有任何犹豫的离开了,留下雏田一个人迷茫不解的坐在原地。
  “母亲,去世?这个混蛋在胡说什么,他疯了么?昨天母亲还给我做了便当,而且不是已经放假了么,上学?”
  雏田看了看日历,发现不对,“应该是五月份,怎么忽然变成了七月份,到底发生了什么。”
  雏田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和鸣子看烟火,一阵强光之后就失去了意识,我昏迷了很久?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父亲看到我不应该是这个态度,而且父亲也不对,根本不是平时对待自己的态度,我没有天赋?我需要你督促我训练?开什么玩笑!
  到底怎么回事,雏田想着,脑袋有些痛,迷茫的揉了揉脑袋,“可恶,怎么一切都变得这么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
  雏田虽然不解,但也没有把这些想法告诉别人,事情有些诡异,起床去修炼,看到宁次已经在哪里等,雏田不确定宁次的状况,没有先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到宁次对面。
  雏田没说话,但是看到宁次露出一抹嘲讽的讥笑,雏田在心中也暗笑了一下,“果然么,宁次那家伙也变得不对劲”
  “雏田大人,看起来比往日气色好很多啊,”宁次暗藏机锋的说完之后,又低声对着雏田说,“宗家的废物大小姐,哼!”
  看着宁次一副就料到你不会把我怎么样的语气,雏田心里一阵恼火,区区宁次就敢和我这么嚣张,真想好好教训他一下啊。
  想是这么想,但雏田并没有暴露情绪,只是木木的开始和宁次对练,“按照这个宁次的说法,他印象中我应该是很弱,不能一下子打败他,不过,该说不说这个宁次的实力还是要比我认识的宁次稍稍厉害一点,但也不过就一点罢了。”
  对练并没有分出胜负,只是两人不断的交手,结束之后宁次一脸不爽的离开了,雏田也没去管宁次的臭脾气,此时她还没有回过神,迷迷糊糊的洗完澡吃完早饭,然后去上课,周围的一切对雏田来说都透露着诡异,明明都是经常可以看见的族人,此时在雏田看来都透露出着一股陌生感,可对他们来说仿佛一切如常,就好像本来就应该这样。
  一路上雏田不断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一边默默地思考,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什么,“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走到教室,应该是二年级了,找到班级,看着里面的人,“人的话,总感觉少了很多人呢···”
  雏田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佐助和鸣子,大概是还没来,雏田也没有第一时间去找鹿丸他们坐,而是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这些人。
  “雏田,愣在门口干嘛,快点坐过来啊,一会就要上课了。”
  一个陌生的女生在向自己招手,示意自己赶紧坐过去,看起来两人应该是很熟络的样子,可是那本是一个自己仅仅知道名字,但根本没有任何交流的女孩。
  雏田没有拒绝,默默地走过去,坐下一边看着鹿丸那边,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旁边的人说着话,鹿丸对自己坐在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理所应当的事,而且他们四个也没有坐在一起,“果然么,又是这样。”
  没一会伊鲁卡来到教室,“宇智波佐助同学身体不舒服,请了几天假,接下来我们开始点名,”伊鲁卡看了看下面的学生,气急败坏的说道,“鸣子呢?那家伙有旷课了吗?”
  雏田发现班里面的人数和自己记忆中差了很多,眉头皱了皱,低声和旁边的人说道,“除了那两个人,班上的所有人都来齐了么?”
  “来齐了啊,不是就这些人吗,除了佐助君和鸣子那个家伙。”
  “鸣子经常旷课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个家伙啊”女孩提起鸣子的时候眼中透露出一丝厌恶,“不是一直都这样么,就算是上课,要么捣乱睡觉吃零食,要么就跟着几个人逃课,我跟你说啊,千万不要和那个家伙扯上关系,听家里的大人说,她就是个狐妖。”女孩一脸严肃的对着雏田说着。
  而雏田木讷的应付着,心里想着,“还真是和我认识的鸣子完全不一样啊,鸣子也变得完全陌生了吗?”
  雏田又想起了什么,问向女孩,“佐助他···”
  话还没说完,女孩就一脸激动的对着雏田说道,“雏田,唯独佐助君,我绝对不会让给你的。”
  女孩说完话的一瞬间,雏田就感觉自己身边很多听到这话的女生,都把目光放到自己身上,眼神和表情出奇的一致,仿佛生怕自己和她们抢什么东西似的。
  雏田讪讪的笑了笑,心想,“好吧,佐助那家伙倒是一点都没变。”
  “所以,到底是我出了问题,还是这个世界世界出了问题,到底怎么回事啊,岂可修!想不通,越想头越痛。”
  雏田迷迷糊糊胡的上了半节课,然后伊鲁卡宣布要去找鸣子回来,所有学生先上自习。
  伊鲁卡走掉之后,很多学生也陆陆续续的走掉了,雏田也没继续上自习,她打算出去好好看一看村子和村子的人。
  雏田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和以往并没什么不同,仿佛一切如常,但是又总是有一股陌生感,走进一家经常和鸣子来的三色丸子店,店里还是熟悉的样子,但是,
  “老板,你的妻子呢?怎么不来帮忙呢?”雏田记得这个店是一对夫妻一起在忙,他们还有一个儿子,要比自己大两岁,也在忍者学校上学。
  那个老板听到雏田的话,神色一怔之后闪过了几份怀念和愠怒,但看了看雏田只是个小孩子,也没和她计较,沉声说道,“我的妻子在几年前狐妖作乱时去世了,连同的还有当时年仅两岁的孩子,如果他还活着,可能要比你还要大一些吧。”
  大叔先是怀念了一下,然后又露出深深的仇恨,双拳紧握,“都怪那个该死的狐妖。”
  雏田听完大叔的话停下了吃丸子的动作,不禁愣在原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