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二百九十五章 新盐运使

小说:大顺小吏 作者:破贼校尉 更新时间:2021-09-15 09:32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许良,到哪里了?”许遇仙坐在船舱里,放下手里的,朗声问道。
  “回老爷的话,过白驹场了。”
  “白驹场?”
  “老爷,这可是两淮五十七个盐场中排在前十位的。那边的盐场大使早早就送来信,要在白驹场衙门为老爷你接风洗尘。”
  “进来吧。”许遇仙说道。
  一直在门口说话的许良走了进来。
  串场运河是一条不大的河流,主要用途就是把淮东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盐场连在一起,便于运输。上面跑动的船只也不大,所以许遇仙乘坐的官船也是盐船改造的,很小,跟运河上的官船根本没法比。
  船舱不大,但五脏俱全,一张睡觉用的床榻,一张缩小的书桌,两把椅子,还有一个书架。不过空间还是太小,左右腾挪余地不大。许良一进来,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许良,你知道本老爷不沿着运河南下江都赴任,而是从淮安绕道淮东,巡视这些盐场,为的什么?”许遇仙摸了摸下巴的胡须,悠然地问道。
  “老爷这是想摸清楚两淮盐政的底细。此去江都,有一番龙虎斗,老爷心里有数了,才好从容应对。”许良是许府的家生子,从小陪着许遇仙一块长大,一起开蒙,一起中秀才,一起赴秋闱,差点成就一段主仆同时中举的佳话。
  只是许良最后止步于秀才,安安心心做少爷的随从小厮。少爷中了进士,做了老爷,他又做管事。二十多年下来,是许遇仙最信任的一位。
  “你啊,只看到江都有一场龙虎斗,没有看到朝堂上的波谲云诡。自从恩师退阁,以礼部部堂致仕,正道消衰,邪道盛长。我出任两淮都转盐运使,或许是清流之辈最后一次机会。此次蛰伏,怕是要等二十年后了。”
  许良的眼珠子一转,“老爷是说皇上重实轻虚,好用务实能臣干吏?”
  “能臣干吏?可惜要是贤德不修,能力越大危害越大。值此天下危机、正道倾扶之际,我们这些秉承浩然正气之辈不挺身而出,难道眼睁睁地让那些所谓的能臣干吏大行乱政,与民争利,扰乱天下。”
  “夫己受大,又取小,天不能足,而况人乎。此民之所以嚣嚣苦不足也。身宠而载高位,家温而食厚禄,因乘富贵之资力,以与民争利于下,民安能如之哉。”
  许遇仙摇头晃脑地说了一通,许良陪着笑脸听着,嘴角闪过几丝不耐烦。
  看到自家老爷把情绪发泄完毕后,许良连忙问道。
  “老爷,那白驹场那里,我去回了?”
  “不用回,你替我去就好。下面这些人,什么心思我很清楚。只是督产转运等琐事都要这些人去办。你去,算是给他们吃个定心丸。”
  “老爷英明!”许良眉开眼笑地说道。看到许遇仙心情不错,连忙继续说道:“老爷,过了白驹场,我们应当马不停蹄赶往西溪镇,在那里等候岑大人。”
  看到许遇仙脸上若隐若现的愤然不平,许良心里有些不屑。自家老爷,就是太清高了。白驹场大使等八九品小吏的巴结,不屑一顾。
  而前头岑大人,可是一省臬台,现在又是奉旨整饬盐政的巡盐御史,钦差大人,顶头上司。在阜宁时偶尔听到他微服私访淮东盐场,就在附近的消息,还不赶紧去主动拜访,好生巴结一番。
  偏偏端着进士翰林的身份,不理不顾,径直调头南下。自已再三劝告,终于答应在西溪镇等候,主动以下官的身份迎接岑大人。
  “老爷,指不定哪块云彩就下雨。你老好歹是进士庶吉士出身,又做过翰林,将来是要拜相入阁。那岑大人,虽然现在官阶比老爷大,又是顶头上司。可他就是个秀才,跟小的一样,做个部堂顶了天。”
  “现在他一时猖狂,老爷用不了两三年就能超过他。到时做了他的上司,叫他多磕几个头,什么都回来了。”
  许遇仙笑了,伸腿轻轻踢了他一脚,“你这个懒疲混账玩意,快些去,完了事我好早些赶路去西溪镇。”
  许良看到自家老爷被自己说服了,回心转意了,美滋滋地告辞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许遇仙的嘴角浮出几丝冷笑。他转身从某处隐秘处抽出一封信来,看完后喃喃地念道:“不知死活的玩意。”
  说罢,他在书桌抓起一支小号狼毫,挥毫写下两页八行纸。吹干墨迹,装进信封里,在上下两处封口上各盖上一个火漆印封。
  写完信后,许遇仙意犹未尽,取出一卷宣纸,用大号狼毫写一个大大的“争”字,然后又用中号狼毫,在下面写下一行字,“有分有辩,有竞有争。”
  站在那里想了一会,许遇仙取出新的一卷宣纸,挥毫写下一个斗大的“变”,然后又在下面写下一行字,“一阖一辟谓之变。”
  放下狼毫,站在桌前,许遇仙默然看了一会,突然开口道:“许良!”
  这时,舱外响起另外一个声音:“老爷,大管事到白驹场赴宴去了。”
  “许永,进来。”
  舱门被推来,一个二十多岁男子作揖道:“老爷。”
  “这里有封书信,送到老地方去。”
  “是老爷,小的马上就去安排。”
  西溪镇某处不起眼的宅院里,一个精瘦男子匆匆走了进来,见到乌鸦,连忙作揖:“见过堂主!这是刚收到的密信。”
  乌鸦拆开后匆匆看了一眼,脸上闪过几丝难得的笑意,“终于定在了西溪镇。这两拨人,现在何处?”
  “许大人昨晚已经从白驹场出发了,今天傍晚时分会到西溪镇。岑大人的行踪有些飘忽,有的说他已经到了小海场,有的说他还在刘庄场。”
  “不管他在那里,明天都会到西溪镇来。我们的新盐运使可是约好了他,明天在这西溪镇给他接风洗尘。他是两榜进士,翰林储相,岑国璋怎么地也要给他这个面子。”
  说着说着,他的脸变得狰狞可怖,“陈三叔,都安排好了吗?”
  “老白记酒楼,我们安插了人手进去。接到我们的信号,拜香教的数百人向岑臬台鸣冤告状,把他给调出来,然后埋伏好的人手,一击必中。”
  陈三叔沉着地答道。
  “好!“乌鸦想了想,侧过头低声道:“三叔,你安排人手趁乱把林大白一起收拾了。”
  陈三叔浑浊的眼睛一亮,“堂主,你下定决心了。”
  “都是林家的狗,只不过他沾了个林字,就以为自己是主人了,指手画脚的,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再说,”
  乌鸦的声音压得更低,“这一次来者不善,昱明公和岑国璋,都不是善人。尤其是岑国璋,豫章、荆楚、江汉、黔中,砍了数万颗脑袋。我们盐帮加在一块,能凑够两三万颗脑袋吗?”
  陈三叔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堂主考虑得极是,我们总得给数千弟兄们留条生路。此事要是败露了,就算把我们几个脑袋拿去,只要能抵罪,可以绕过其余的弟兄们,也算值了。”
  “人家叫我们盐枭,江湖豪客,平时人五人六,威风八面。其实就是一条贱命,死不足惜啊!”
  乌鸦感叹道,说完转向那位送信的男子问道,“东海商会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男子摇摇头道:“堂主,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没有异常,那就好!”乌鸦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随即苦笑地摇摇头,“我们能发现什么异常?”
  7017k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