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二百六十七章:天仙冢镇杀了白昊父母

小说: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作者:龙升云霄 更新时间:2022-01-13 12:07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韩莉命犯孤星。
  霉的不行。
  身上还处处透露着古怪,疑似有大秘密。
  这种人,张恒躲都来不及,怎么会以身犯险。
  他又没有宗门养成类的系统,所谓福祸相依,大运往往伴随着大灾,张恒不缺法宝,不缺仙法,不缺神通,只缺时间的沉淀。
  在这种情况下,他得多想不开,才会把小霉球带在身边让她霉自己。
  所以。
  韩莉注定会失望而归。
  现实不是小说,你有秘密,我就非要收你为徒,没这样的说法。
  “叔祖...”
  看着小姐妹三步一回头的远去。
  华柔犹豫再三:“韩莉很有天赋的,您不再考虑考虑?”
  张恒摇头:“韩莉是天煞孤星命格,谁对她好,谁就会倒霉,而且她身上这霉运...”
  语气微顿,剩下的话张恒没说,只道:“韩莉这个人嘛,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张恒以法眼观之。
  韩莉虽然命犯孤星,却不染贫哀,反而贵不可言,带着些许神圣之意。
  神圣二字可不是瞎说的。
  张恒寻思这个韩莉,说不得是雷、火、瘟、水,瘟部下的某位大神转世,不然命格不会如此特殊。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瘟部尚黑,韩莉整天一身黑衣,做冰霜小萝莉打扮。
  可能不是她喜欢黑色,而是对黑色的向往,是上辈子就带来的。
  只可惜。
  张恒对韩莉了解的不多。
  不知道她身上有没有行瘟幡,指瘟剑,瘟疫钟,攒瘟瓶之类的宝物傍身。
  大神转世,往往会带伴生宝物下界。
  韩莉也有的话,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下午。
  韩莉走了。
  她要去更远的地方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宗门会收下她。
  临别前。
  华柔用自己赚到的三千灵石,买了小五行守护阵送给韩莉。
  韩莉本不想收。
  却被华柔的一句话打断了:“谁若富贵了,不可相忘啊。”
  韩莉咬着嘴唇。
  倔强的小脸上带着不舍,终是没有拒绝华柔的好意,喃喃道:“若是我以后修行有成,一定会去看望你的,你要是遇到了难处,只要我知道,不管千山万水,我都会赶去相助。”
  说完。
  两个小丫头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好肉麻。
  “莉莉走了...”
  韩莉一走,华柔霜打的茄子一样。
  张恒不予回答。
  华柔见他不搭理自己,委屈的说道:“莉莉说她要去青云门看看,青云门是大宗门,除了弟子,还招收杂役,杂役要是表现的好,也有机会入门。”
  张恒还是沉默。
  华柔知道张恒并不关心这些。
  只是朋友走了,她很想说话。
  说话的时候不会觉得孤独,能化解分别的苦。
  “走吧...”
  人生是一辆火车。
  注定会分分合合。
  对这种事,张恒见得多了,早已习以为常。
  很多人说,仙人冷漠。
  其实不是冷漠,而是一种事经历了无数次之后,自然会看得淡然。
  张恒也是如此,能让他上心的东西太少了。
  非说有。
  玉斧祖师留给他的天仙冢算一个。
  眼下祖师的后人找到了,对真定界的大致情况也了解了。
  张恒寻思着,下一步便是开启天仙冢,让华柔承接道统。
  “祖师也是有意思,齐、晋、秦、楚、宋,都是当时的大国。”
  “风灵宗又是晋国的守护宗门,天仙冢的选择地点,却没有放在晋国内,而是选择了秦国之西的西戎之地。”
  “难道说,玉斧祖师在安排后事时,已经算到了晋国有变,担心天仙冢在中原境内会被找出来?”
  据玉斧祖师所说。
  他的天仙冢在秦国之西,西戎蛮族境内的千里沼泽中,隐于一口毒谭之下。
  以陵墓而言,满地毒虫和毒雾的沼泽,怎么看也不是善地。
  玉斧祖师将仙冢置于此处,显然也是花了心思。
  只可惜。
  人算不如天算。
  当张恒顺着线索寻找过来时。
  当年的千里沼泽,早已经变成了良田,就连地盘都不是西戎的了,而是秦国的。
  张恒盘踞数日。
  找到了一位隐修的散仙。
  一问才知道,早在三千年前,秦穆公便听取了五羊大夫百里奚的建议,放弃争霸中原,转而向西往西戎之地扩张。
  随后三百年,扩地三十万里。
  使得秦国国力大增,改千里沼泽为良田,正是那时候的事。
  “真是沧海桑田!”
  张恒也是唏嘘不已。
  只是没了当年的沼泽与毒谭做标志。
  天仙冢又被下过阵法,压在地底下,想找出来也是比较困难的。
  几天下来,张恒都一无所获,只能估算着,天仙冢现在的位置,应该在禹绒城附近。
  至于是被压在了禹绒城的城底下,还是附近的什么地方就不太清楚了。
  “叔祖遇到了难处?”
  禹绒城内。
  华柔见张恒将自己放在客栈里,每天早出晚归,虽然不知道天仙冢的事,但是时间一长还是察觉到了不对。
  “也不算难处。”
  作为新晋真仙,张恒的时间还是挺富裕的。
  在他看来,只要肯花时间,早晚能将天仙冢找到,区别只是早晚而已。
  毕竟。
  禹绒城算不得大城,附近也没有什么厉害势力。
  到了晚上,直接张开梦界,覆盖方圆百里,一寸寸的翻找,哪怕天仙冢被压在几百米下,又能在他手中藏上多久。
  所谓的守护大阵,能隔绝神识、神念、还有推演之术。
  但是防不住肉眼和近距离接触,就好比隐身飞机一样。
  隐身飞机能防范雷达波的探测,可它并不是真的隐身。
  只是可探测面积太小,难以锁定而已,从你头顶飞过你依然能看到它。
  守护大阵也是一样。
  除非连空间也涉及到了,不然存在于当前世界的各种法阵,是不可能超脱本空间的。
  杀阵也好,迷踪阵也罢,一旦靠得足够近都不难发现。
  甚至就是一些混淆大阵。
  能混淆人的意识,可大阵被激发时灵气波动一起,也瞒不住有心之人。
  “去地底下,帮我寻找出仙冢所在。”
  张恒洒下万颗豆。
  这些豆子落在地上,以形化形,顿时化成万只穿山甲。
  穿山甲这种东西,本就善于盗洞。
  再加上是由变化之术而来,得了仙力加持,挖起洞来更是不知疲惫,正好用来探测藏在地底下的仙冢。
  “剩下就是等待。”
  张恒在禹绒城住下。
  安心等待穿山甲把消息带来。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
  这一日张恒正在打坐。
  突然间,被他分散出去的一只穿山甲,向他传递来了喜悦之感。
  “华柔,留在家里等我。”
  张恒将话撂下,一步跨出。
  这一步,在空间中荡起波纹,张恒就像穿入水面一样,一眨眼就消失在了房间内。
  “飞仙体!”
  一旁,抱着道德经苦读的华柔见了,羡慕的咽了咽口水。
  见贤思齐。
  叔祖曾说过以他的飞仙体,天下虽大却也没有什么地方是他不能去的。
  “好羡慕叔祖的仙体啊。”
  长时间的接触下来。
  华柔对张恒这个叔祖,也开始变得信任起来。
  她现在的最大问题是,空有宝山而不可得,复制金色天赋的时间太久了,六个小时的不间断接触,对普通人还好,抵足而眠便可以做到。
  但是对张恒根本不行,因为他晚上不睡觉。
  华柔试了几次。
  连自己晚上一个人睡害怕,想留在张恒这睡都尝试过了。
  结果被一口拒绝,别说躺在身边睡六个小时了,甚至连留在他房间的愿望都没能达成。
  有时候华柔也不禁在想,是不是自己长得太难看了,叔祖嫌弃自己丑。
  但是想想,韩莉也被拒绝了呀。
  “怎么办呢?”
  华柔心有不甘。
  思前想后,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要不要向叔祖坦白,说我有复制天赋?说的话,或许...”
  转念又想到:“不行,复制天赋是我最大的秘密,甚至关系到了我的转世,我严格来说并不是真正的华柔,真正的华柔已经跳河死了,我在地府时遇到地府动乱,本该转世的我抢了个光球就从时空裂缝里跑了,然后就成了华柔,可算起来,我跟华柔并不是一个人,叔祖他...”
  华柔心烦意乱。
  因为在她看来,张恒对她好是因为她是华柔,风灵宗开山祖师的后裔。
  可在她自己看来,自己不是华柔。
  说出这个秘密,很可能叔祖就不认她了。
  张恒是什么样的人。
  华柔这几个月来也看出了几分。
  天资高绝,认真刻苦,道心坚韧。
  虽然嘴上没说。
  可在华柔心中对自家叔祖的崇拜,可谓视若神明。
  她实在无法想象,叔祖不认她了她该何去何从。
  另一边。
  禹绒城外百里处。
  一山谷。
  “就是这里了。”
  张恒一步跨出,直接来到了百里外。
  抬眼一看。
  这里并不是无人山谷,还隐藏着一个小山村。
  “什么人?”
  小山村看着不大。
  警惕性却很高,张恒这边刚出现,那边就有巡守的山民发现了他。
  “嗯!”
  张恒往山民的身上看了眼,嘀咕道:“军阵的味道!”
  巡守的三名山民身材高大,气血充盈。
  而且站位很有讲究,明显是军中的三才阵。
  最前面的那个做招架动作,后面的两个人做攻击姿态。
  张恒只看一眼便知道。
  这三人是军旅出身,而且服役了很久,起码是十年以上的战兵,才可能将军队里的那套刻在骨子里。
  “都是军人!”
  随着乎喝声。
  有更多的山民聚集过来。
  张恒抬眼看去,发现每个人都跟之前的那三人一样,全都是一副沙场老兵的架势,没有一个人例外。
  有点意思。
  这是到了拥军村了吗?
  满村都是退役的大秦战兵?
  还是说,这不是普通村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是白村的村长,我们这里不接待外客,客人要是没事的话就快点离开吧。”
  不多时。
  一名自称村长的老人走了出来。
  他浑身气血如炉,有着不俗的武道修为,比之聊斋世界内的杨盘之父,镇西侯杨雄恐怕也弱不了多少。
  诚然。
  真定界是中千世界,上限比聊斋世界高了很多。
  但是这个级别的武道强者也不是大白菜,放在宗门中是长老,放在军队中则是将军,中流砥柱般的存在,寻常人根本见不到。
  “白村,大秦战兵,明明可以做将军,却躲在村里当村长的武道强者。”
  张恒想了又想,开口道:“你们这一支,应该是大秦白家的分支吧?”
  大秦是强国。
  自千年前商鞅变法,白起兴兵之后。
  不管是国力还是兵峰,都隐隐有冠绝诸国之意。
  大秦境内,姓白,满村战兵,又有不当将军当村长的老者镇守。
  除了白起一脉,张恒也想不到别人。
  “村长爷爷,是不是顺子哥他们回来了?”
  没等白村的人答话。
  村落中,奔出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
  他看起来病恹恹的,跑几步便喘着粗气,身上还带着一股草药味。
  “这个孩童!”
  张恒眉头微皱。
  在他的目光下,孩童好似受过重创,身上就像没盖盖子的汽油桶,无时无刻不再向外挥发着生命力。
  结合他身上的草药味。
  张恒猜测,这孩子应该是依靠宝药吊命才活到今天,不然早就死了。
  “白家!”
  张恒想了一下,开口道:“你是那个被挖骨的白昊?”
  白村众人如临大敌。
  看到大家很紧张,他就明白自己的猜测恐怕没错,又道:“白家是大家族,支脉众多,相传白昊仙骨被挖之后,他这一支的白家族人就消失了,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就是你们了吧?”
  说完张恒点头道:“我来取宝,还能碰到了隐匿在此的你们,咱们居然有如此缘分?”
  听到取宝二字。
  白村众人紧了紧手中兵器。
  看到他们的反应,张恒也楞了一下。
  看看这个山谷,再看看白家众人,脸色变得不好起来:“我家祖师的仙冢,不会被你们白家给挖了吧?”
  恩如海。
  威如狱。
  张恒面色一变,顿时乌云密布,狂风乍起。
  村长见了这天地变幻,瞬间明白眼前这个不速之客可能是和白家老祖一样的仙人,赶忙出言道:“可是山谷后的密地?”
  张恒顺着穿山甲给出的指引感应一二。
  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见他肯定。
  白村村长唉声叹气:“要是我们能挖开就好了。”
  见张恒不解,村长解释道:“小昊的仙骨被挖之后,他父母便满天下的寻找宝药,最后找到这里,结果双双被镇杀在了密地的法阵之下,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搬到这里,这一晃已经有十年了。”
  听到仙冢没有被挖,张恒松了口气。
  听到白昊的父母为了给白昊求取宝药,双双被镇杀在了仙冢之内,他又忍不住顿了顿:“咱们这缘分,是孽缘啊!”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