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六章 师魁、师魁

小说:我在苦境当前辈 作者:作家沙漠骆驼 更新时间:2022-06-23 18:29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天地昏暗,正道衰微,鬼道大涨。
  山河开裂,鬼气纵横,立一方鬼域。赫见鬼域中,琴死操地判,再开阎罗杀局。
  琴弦一勾,鬼元迸发,阎罗死曲初招现。
  “死曲初响·无常索命。”
  无形音波袭荡六合八荒,浓烈死气侵染人间生机,气劲过处,勾魂索魄,生灵树木,尽化枯萎凋亡。
  四鬼封天法阵成,苍涯行客刀剑谁功力受制,先被压三层。
  只见他掌聚风雷二式,并流合击。霎时,风声大作,雷声大作,竟将阎罗死曲化消于无形。
  “嗯……以自然之音,对抗死曲之威,好招,但,仍不够啊。”
  不待琴死招出,刀剑谁真元强运,风雷再起势,袭卷天上地下,狂扫而过,硬撼四鬼封天法阵。四鬼封天法阵难承其威,急急欲破。
  四鬼大喝,亦摧鬼元相抗,仍不敌其力,即将吞败。
  关键时刻,鬼阎罗弦音又起,冷道:死曲三响·阎罗判罪。”
  琴死极招摧,死曲强势袭来。
  “来得好!”刀剑谁散化风雷二式,又运阴阳无极变,一手阴,一手阳,阴阳变化,形如太极,运使太极巧劲:四两拨千斤。
  甫一接招,琴死极招强悍,巧劲难以全卸,余劲入体,刀剑谁顿吐一口大血,受了内伤。
  索性功成,转卸琴死极招。
  霎时,只见琴死之极招,力破四鬼封天大阵,阵法本就在破灭边缘,受这一击,顿时阵破,四鬼同受重创,急急化光撤退离去,于远处观战。
  “看你能转卸多少!”
  琴死鬼阎罗再奏死曲三响。
  “怕你不成。”
  刀剑谁手一招,道牒出,转化戒刀,戒刀轻抛,飞上天际横空一斩,划破鬼域,浓浓烈日照下,鬼域:破。
  鬼域破灭,大地再复光明。
  刀剑谁大喝,跃上半空,一指指天,凝聚白云,遮了方圆十数里,道:“鬼为阴,雷为阳。看吾此招:霹雳一击·万古空!”
  白云聚,雷电生,随着刀剑谁庞大真元灌入,顿时电闪雷鸣不断,孕育片刻,尽化霹雳一击,一击破灭万古成空。
  琴死鬼阎罗弦音更急、更促,忽而,十指勾弦,弯如弓,凝聚大半真元,急射而去。
  一者属阴,一者属阳,相克难融。刹那间,极招相冲,惊起天地暴乱。
  只瞬间,十数里烟尘荡荡,元气混乱,不可目视,不可感气。
  待风吹过,烟尘散去,十数里已空旷无一人。
  琴死鬼阎罗收了地判琴,暗思:方才极招威力虽大,以刀剑谁之能为,不可能死在其中,是临阵逃跑了吗?真是贪生胆小之辈。远处高峰上,师魁也已不见,嗯……算了,让师魁操心吧。
  大战方歇不久,远处观战的四鬼化光而来。
  中阴界缎久炼道:“琴死鬼阎罗,依照当初协议,你该履行约定矣。”
  中阴界、魙域、鬼狱三方鬼道高手,可不会无缘无故听从鬼阎罗号令。
  鬼阎罗一转幡牧杖,阴笑道:“咯咯咯……自然,人性繁杂多变,满是污秽黑暗,不可信,而鬼,心思单纯从心。鬼从不骗鬼。
  你等替吾办事,吾替你等开辟鬼域,打开联通你等三界的通道。”
  缎久炼皱眉:我信你个鬼!
  鬼阎罗又道:“可有目标地点?”
  四鬼互视一眼,缎久炼道:“崂山。上次大战,我等察觉异样。
  事后回返查看,惊觉阴气凝而不散,勘测方知,此地地势属阴,对应天象属阴。
  地底深处,又有三条阴脉汇聚,实乃绝阴之地。”
  “不对!”鬼阎罗沉思,质疑道:“绝阴之地,不该那般无甚异象,平平无奇。若真如你所言,此地应另有隐秘。
  吾先前往崂山,细查一番,你等再替吾做最后一件事。”
  “何事?”
  “取鸟儿的命。”
  ……
  荒野急急奔,一道紫霞如电,划过江湖。
  忽而,前方一掌印下,阻断前路。
  苍涯行客刀剑谁举刀一劈,砍破掌劲,人也因受阻而落地。
  刀剑谁横刀立马,声震九霄,道:“是谁?”
  话刚落,惊见无月的夜空,陡然升起一轮圆月。皎白月华下,一座山峰高耸孤立。
  顶峰之上,隐有气机迸发,却不见人。
  刀剑谁凝神戒备,心有不安,还是追来了:强敌,危险!
  方才大战,他一身真元消耗已不足三层,又受了不轻的内伤,再逢此人,恐凶多吉少。
  这也是他借大招之威,扰乱视线,迅速逃离的原因。
  山峰之顶,忽有一朵云儿飘过,散化成形。
  正是:云中幻道真,神秘师魁现。
  虽现身形,却在白云、月华笼罩之下,不得见真容,不得窥真法。
  师魁道:“月关山,今日,你这具道身,合该陨灭。”
  声震寰宇,传至八方。
  刀剑谁笑道:“魔源之下,又有高手浮现,这局棋越来越趣味了。那么,这位高手先生,你是什么身份,又是谁呢?”
  师魁不言,翻手一掌印下,掌势诡变,变幻莫测,虚实之间,尽攻刀剑谁各方进退路。
  不过一具化体,临死之际,还想套情报?妄想啊。
  刀剑谁身化紫霞速退,一扫前方虚招,冷不防背后一掌由虚转实印下,顿时伤势加重,再吐一口大血。
  已然重伤。
  却也借这一道掌劲,提速纵身离去。
  “云中幻月,会是你吗?云定城主,四城联盟军师,云中月?”
  山峰顶,师魁不屑,道:“呵,逃得了吗?”
  身形一转,白云散去,圆月散去,人于峰顶消失不见。
  奔奔奔。
  荒野急急奔,东躲西逃无定,漫无目标。刀剑谁血洒一路,失血过多,脚步渐重。
  “月关山!”
  逃进密林中,刀剑谁一刻不停,又闻索命之音,笼盖而来。
  与此同时,道道虚幻掌劲,自四面八方袭来。
  危、危、危!
  刀剑谁强提真元,灌入戒刀中,一式横扫劈开前路,踉跄逃窜去。
  他暗思:拼死一搏,吾毫无胜算,必死无疑,他顶多重伤。但这不是吾要的结果啊。
  身后,师魁飘若惊鸿,不着纤尘,慢慢吊着。
  “猫捉老鼠的游戏,在于老鼠气空力尽。吾予你一博的机会,你不中用啊。”
  又追若久,至夜将白。
  师魁轻声道:“月关山,结束了。幻灭真功:吾·灭道。”
  幻灭真功一出,气吞天地,震慑山河,磅礴袭向刀剑谁。
  刀剑谁脚步不停,忽的力虚,险些倒地,以刀拄地方才站着,视线已模糊。
  他看前方,山阻其道,阴云密布,死气环绕,不详。
  他看后方,师魁紧逼,大招攻来,后退无路,不生。
  气空力尽,连一博的机会都没有了。
  刀剑谁瞬间面若死灰,呆立惊愕:
  死矣,休矣……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