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3章 木沐惊呆了

小说:左道旁门意修人 作者:没有灵魂的狗子 更新时间:2022-01-15 03:42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恋上你看书网,左道旁门意修人
  来人正是木沐。
  只见他似乎蕴含着满腔怒火,毫无保留的将水牢术施展了出来。
  顿时那二十余骑士和他自己,统统被裹覆住了。
  水牢术这一道法是没有什么攻击能力的,它的作用只是限制他人行动而已。
  但是木沐发现,它也可以成为一项令人绝望的杀人手段。
  比如封住口鼻,让人溺水窒息而死。
  只是木沐毕竟是拂晓境,而且水系的神通全都是大范围施展的道术,他根本就没办法完美控制。
  不过他也有他的办法。
  他……选择了不做控制。
  要淹死,那就一起淹死……
  这种近乎以命换命的打法让人后脊背都发冷。
  李素瑾一直猫在树林中观察这一幕,待看到所有人都被浮空的水球挟裹住时,着实愣神了好久。
  待到发现施术者本人都被憋得满脸通红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可能是掌控本命神通不够到位,不小心把自己给坑了。
  李素瑾当即御使流光剑将他的水球划破,将木沐救了下来。
  至于边上那二十余骑,连带着马匹,统统溺毙。
  木沐跌坐在地,大口的喘息起来。
  然而还没喘匀两口气,待看到身旁那些显然已经不活的北辽人后,放声大笑。
  笑声很畅快,但更多还是凄厉,然后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
  慢慢的,山林中的百姓都开始走下山来。
  一步一步的,格外轻缓。
  似乎很生怕打扰到眼前这个看起来略显神经质的男人。
  李素瑾身后的小白狐走过来轻轻摸了摸木沐的头,木沐身子猛的僵了一下,哭声顿时止住了。
  “别哭了,我这里有好吃的,你要不要?”
  白凌波连忙将小白狐拉到一边,这个时候那人已经够伤心了,你要是再掏个死耗子出来……
  “多……多谢,见笑了。”
  李素瑾在一旁说道:“见你这模样,是不是几天没吃过东西了?这里有些干粮,垫垫吧。”
  说完李素瑾就从背囊里取出一张面饼来,然后扭头冲苏奴儿道:“拿我的剑,去割点马肉。”
  苏奴儿点了点头,接过缓缓飘过来的流光剑。
  这时候已经有很多百姓靠近过来,随便寻了些锋利的东西后,就去那些死去的战马身上割肉去了,就连稽仙司的几人也不例外。
  木沐抬头看了看,本想道声谢,但在看见李素瑾后,整个人就僵住了。
  “我……我……你……你……”
  李素瑾有些纳闷:“怎么了?”
  木沐嘴唇颤抖,原本已经止住的情绪瞬间又绷不住了,再次痛哭起来,不停地说着“对不住”,这让李素瑾有些莫名其妙。
  他跟李素瑾,还是有过几面之缘的。
  虽然当时隔得有些远,还没说过话,但是能看得出来,他和安叙关系匪浅。
  而自己……
  却做了对不起安叙的事情……
  “我……我……总归是我不好……”
  李素瑾看着他的神情,心中登时咯噔一下,思绪往不好的方向滑落过去了。
  而木沐也缓缓开口,将当日之事一点点的讲述了出来。
  木沐自打从保定城逃出来,已经有快十天没吃过东西了,整个人削瘦得厉害。
  倒不是不饿,纯粹是吃不下,吃一点就想吐出来。
  至于为何会这样……便是因为他心中有愧。
  当日身陷囹圄,自认必死无疑,可谁承想那安叙居然刻意将自己换了出去!
  若是木沐实力修为够高,势必会想法子要将安叙救回来。
  可是……木沐只是个拂晓中境。
  所以木沐不停地说服自己,说去了只能是将性命百搭,这样反而白费了安叙的苦心,不停地劝自己相信安叙的实力,相信他那巨大的手掌一定能将所有辽兵拍死。
  可是……一直不停回头望着道观的木沐,并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场景。
  相反,保定城开始燃烧起来了。
  “……我……我真的回去救了,可是火太大了,那火真的太厉害了,即便我是水修都很难往深处走进……我真的不是不想救他……”
  在木沐的心中,聂铮是死定了。
  保定城被付之一炬,除了那些丧心病狂的辽狗,谁还能干得出来?
  “你并没有亲眼所见?”
  “那么大的火,很多辽狗自己都被烧死了,他哪里还能够逃得出来……”
  确实如此。
  北辽人有手有脚都被烧死了,安叙被俘,这要是还能逃得出来,那才有鬼。
  李素瑾顿时松了一口气。
  保定城被焚那一日,李素瑾确定自己是先看见的泼天大火,后收到聂铮的报平安。
  虽然当时那传声符似乎已经要失去效力,传出来的话语断断续续的,但李素瑾确定,聂铮是在报平安,不是在假装轻松的安慰自己。
  李素瑾又蹙眉思索了半晌,确信自己没有记错。
  聂铮的传声符都有编号,每个时辰换一张,若是过了对应时辰,那么那张符篆也就没有用出了。
  当时是李素瑾刚刚将对应时刻的符篆换上,就听见了聂铮的声音。
  只不过现在还剩余的一些传声符,都只能是废纸了,没有办法证明给木沐看。
  唔……
  应该还是有点用处的。
  李素瑾不由得上下打量了一番木沐:“他……应该是没死的。”
  木沐怔了怔,神情黯然的笑了笑:“这怎么可能。”
  李素瑾直接把小白肚子里的传声符取了出来,同时将身上的传声符也揭了下来,一起递给了木沐。
  有些事情,正好可以让他帮忙去做。
  “这是传声符,今天是和他分别第九天,目前是巳时,此时用的便是壬巳这一张……”
  聂铮的传声符是按天干地支排序的,十天干和十二地支,自己和李素瑾每人一百二十张。
  对应时刻贴一张,如果离得近,那就有可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此时距离所有符篆全部用完只剩下明天最后一天了,至于李素瑾,当然非常想去寻找聂铮,可是……此时变更既定计划,并非好事。
  所以这个时候,木沐出现的却是恰到好处。
  李素瑾在絮絮叨叨的和木沐说话,有传声符的用法,也有自己想要木沐捎带过去的口信。
  然而木沐整个人却有些呆滞。
  大概原因……是这辈子没打过这么富裕的仗吧……
  “这都是传声符?”
  “……是,你别打岔,先听我说。”
  “全都是?”
  “是,怎么了?”
  谷/span还能怎么了?
  这东西市面上可不好买。
  其地位就跟极目符相当,甚至比极目符还要高上不少。
  在符篆市场上,从来都是有价无市的。
  而你这一下就拿出来这么多张……听你刚才的说法,这还是用剩下的……
  木沐着实呆了好半晌,才看了看絮絮叨叨的李素瑾,开口道:“刚才走神了,能否再说一遍……”
  李素瑾有些无奈,只好又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的日头有些酷烈的不正常,炙烤着百姓的同时,似乎也在预示着恶劣的天气即将来临。
  许多逃难者担心北辽人再次突袭,所以胡乱割了些马肉就继续南下了。
  就连稽仙司那几人也是如此。
  当然了,还有班秋怡,一身衣衫褴褛至极,有些地方破了洞隐隐都能看见里面的肉了。
  班秋怡自然看见了自家师尊,不过不好主动相认。
  毕竟萧逐鹿的计划就是让班秋怡努力维持李素瑾和稽仙司之间的和平,确保在抵达京都之前,不要让许晴鸢被李素瑾给救走了。
  目前这种“你不知道我知道你认为我不知道”的复杂局面让班秋怡有些脑壳疼。
  班秋怡非常确定自家师尊看见许晴鸢了,可……为什么不救呢?
  不过……她虽然很好奇,但更多的……还是选择自己装糊涂,也许师尊并没发现,也许师尊另有深意。
  班秋怡看了看正在和人说话的师尊,又看了看已经远去的稽仙司等人,杵着一根中空藏剑的拐,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李素瑾这个时候已经把要交待的都交待完了,木沐为求自己心安,欣然接下了李素瑾的任务。
  “对了,你那样施展水牢术,是谁教你的?”
  “自己瞎琢磨的。”
  “以后别那样了,遇到高境界的,你闭气功夫不如他,你就死定了,而你死了,道法自动就破了,那时候你岂非白死了?”
  木沐闻言有些呆滞,不由得上下打量了李素瑾几眼。
  境界……看不出来,但她刚才飞剑救我,确实是个修士,但你……应该是淬体境吧……
  你一个小小淬体境过来指点我这些……
  不过……淬体境就能御剑了,也确实有些本事。
  念及此处,木沐抱了抱拳,口中称谢,不去削李素瑾的面子。
  想来这都是安仙师教给她的道理了。
  一个弱女子,还要带着这么几个小鬼头混迹在难民队伍里,着实不容易。
  木沐看了看她身旁几个正在胡闹的小家伙,此时那苏奴儿正在把一块马肉递给白凌波,而白凌波脸色瞬间变了,扭头就狂吐起来。
  然而吐出来的……全都是些断裂的草屑和烂叶。
  “这个小法宝送给你们,这个叫镜玉琉璃,里面会凝结空气中的水分,若是找不到水源,这是个好东西,至于食物方面……我是有些爱莫能助了,但是草根树皮这种东西……还是别吃了,会胀死人的。”
  李素瑾错愕的回头看了看拿着马肉追逐白凌波的苏奴儿,嘴角抽搐。
  整个难民队伍,也就李素瑾这里最不像难民了,反而像出来度假的。
  这里外表看起来最为老成的,还是那小白狐,但是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直接穿帮。
  李素瑾有些头痛的摇了摇头。
  “还是麻烦木公子了,安叙他们应该就在太行山脉中某处落脚,具体在哪当时我也没能听得清楚。”
  木沐点了点头,正待说话,北面不远处突然有大批人马涌了过来。
  顿时还在原地割马肉,或者说开始抢马肉的些许人都吓了一跳,纷纷后退,甚至开始往山林中躲去。
  然而众人定睛一瞧,就纷纷驻足了。
  是裴朝良等人。
  裴朝良原本的队伍人数就不少,大约有四五十人,这个时候乌泱泱的看起来大概有百余人,大大小小的拿着各种物资行囊,看起来颇为狼狈。
  这百余人中,不是原本的差役,就是昨夜投靠他们的那一些,至于普通百姓……却是一个都没见到。
  有些百姓开始上前见礼,也有些人去打听出了何事。
  李素瑾不打算理会他们,和木沐又说了几句话后,就准备带着几个小家伙启程了。
  然而这个时候……裴朝良却说话了。
  “乡亲们快些逃命,辽狗追来了!”一边说,他却一边用手指向了李素瑾,“他是仙家修士,快些帮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挡一挡。”
  裴朝良说完,提着八荒刀,就开始继续往南奔去了。
  他的身后,是那些拎着大包小包的差役。
  有些跑的急,怀中东西掉了出来,不小心摔开了包袱,里面都是粮食。
  正是昨夜和今早收缴过来的粮食。
  这时候,许多百姓都看到了这一幕,但他们并没有多想什么,他们脑子里还是刚才裴朝良说的那句话。
  百姓有时候的思维很奇怪,比如说某个有权威的人指出一根救命稻草的时候,他们就忘记了原本的自救方式。
  这个时候,早早往山林里一猫,什么事都不会有。
  但他们偏偏将李素瑾围了起来,恳请她,或者说……勒令她帮忙拦住那些辽狗。
  “你能打得过辽狗的对不对!”
  “昨夜我看见了,你一下就把人弄飞出去了。”
  “帮我们拦一下吧,你是修士,你本就该这样做的!”
  “卢大帅有说过,强者本就该保护弱者……”
  我弱我有理的话开始一句接着一句的灌进了李素瑾的耳中。
  李素瑾皱了皱眉,开口说了几次让他们赶紧上山逃命,但是都被围住她的那些声音淹没过去了。
  甚至……他们这次连大地震颤都没能感觉到。
  “赶紧滚——”
  木沐并不是戍边军中人,他随着连渤四处在北辽那边搞事情,也只是因为辽狗滥杀无辜,自己心中有些意难平而已。
  所以他对这些缠人的百姓没有丝毫好感。
  不过……他的喝骂已经不及时了,那些北辽人已经赶到了。
  又是二十余骑,和之前的规模一样。
  当屠刀挥下来的时候,这些人终于知道害怕了,开始尖叫着四散奔逃。
  这个时候的木沐心中直骂娘。
  眼前的李素瑾是淬体境,自己是拂晓境,只能是自己来收拾这些人了。
  “你们快走,我的水牢术会困住你们的!”
  然而木沐话音刚落,道诀刚刚捏起,就看到了令自己吃惊万分的一幕。
  只见苏奴儿手中的剑仿佛受到了某种感召一般,“漱”的一下猛然脱手,接着这柄剑顿时幻化做一道溢彩流光,在空中宛若蛟龙一般上下飞舞。
  酷烈的太阳光被剑身反射,光芒夺人双目。
  只见这二十余骑的身子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僵了那么一僵,各自摆着拉缰绳或者挥刀的姿势。
  定格了大概一秒后,齐齐坠地。
  “咚咚咚咚咚——”
  与此同时,木沐的下巴也同样坠到了地上。
  我尼玛……
  我看见了什么?!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