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四章 启命授将褪凡尘

小说:陵山 作者:二十一层楼 更新时间:2022-03-29 00:33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就这么呆站了许久,直到有孩童来唤,夏教习才回过神来。
  夏教习哪儿有心思授课,打发了孩子们自己玩儿去,便瘫在了床上。
  没有授课,倒是乐得一群毛孩子上串下跳,纷纷嚷嚷着去叫催马一起去河边寻洗澡的仙女。
  换作往常,夏教习多半会对孩童们此举添了欢喜,但是现在的夏教习却无半点心思。
  在床上瘫着的夏教习,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书上不是说当前仅有两名力将么,一位是在朝都坐镇书院的院长,一位是镇守西部城市的将军。”
  “怎么在这个偏远的地方会有力将,看年岁难道他是院长?”
  “也不可能,听庄民谈起过,催老头儿已经回庄近二十年了呀。”
  会不会是自己刻上去的字?虽然夏教习并非力夫,甚至不是习武人士,可是却也知晓将为星授的道理,众揽整个历史,从列强争霸,到叔山氏统一朝城山国,都没有过这种先例。
  如果要说朝城山国,庄,邑人民的信仰,两位力将和国主叔山烈,不相上下。
  启命授将褪尘凡。成为力将的人,已经不能称为凡人,虽然寿命并无二致,可其能力堪称恐怖。坊间的传言是:一瞬十数里,摆手散层云。
  .….….….…
  太阳继续升起,透过窗户钻进了陈柏的房间,却哪里得见陈柏的身影。
  此时的陈柏,正站在院子里,眺望着陵山的方向。
  以芒山为始,其后山群,横纵数万里,峰颠目不能及,耸入云层,仿佛断阻地天。太阳逐渐升高,在群山中下方洒下金黄。
  陈柏何曾见过这般伟状,这荡魂摄魄的场景,也激起了那份独属中华儿女的血性。
  陈柏不由得紧握拳头,在心里默默的立下誓言:“既有机会来此,定要征服这陵山,活他精彩一世。”
  正在这时,催大爷走到了陈柏跟前,仍是一双赤脚。
  陈柏得见,连忙抱拳,深深鞠了一躬道:“请催老收我为徒,习得武艺。”
  这时的陈柏并不知道他面前的老者是何人,只是想着与其自己摸索,肯定不如先人指路。
  催大爷依旧面色不改,只是诧异道:“你可知道,你也算颇具才气,为何想习武?”
  陈柏一听顿觉有戏,催大爷并未嫌他年龄大,也未否认自己的能力,只能老实的答道:“那些都是先人的智慧。”
  陈柏来到这个世界半个月,第一次见到了催大爷脸上的笑容。
  只见催大爷微笑着点头道:“不错。”
  这声“不错”也说明了催大爷对陈柏的认可,有些辞藻没有经过岁月的磨炼是不可能被提取出来的。
  催大爷亦有心成全面前这位年轻人,有山里那株草精的关系。更多的则是,他也想看看,这位域外来客,以及从他嘴里说出的那些关于所谓的社会体制和人权观念,能否在这夯厚的陵山上留下痕迹,能否在那无际的厚海里泛起浪花。
  只是催大爷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位赢弱的年轻人,未来会成为那翻山倒海般的存在。
  哪怕跟夏教习这类书生比较起来,眼前的年轻人都略显纤瘦,说得好听些,应当算是清秀。就肉眼来看,也可分辨出并非陵山力修这个体系的好苗子,甚至连残次品都算不上。可是催大爷对此却毫不在意。
  只是望着陈柏说道:“附近山内亦有百丈瀑布,能在瀑布下待够百息再说。”
  说完提起陈柏,抬脚便走。
  陈柏毫无准备,身体离地,只觉狂风嗖嗖的吹过耳边,面颊被风刮得生痛,身体甚至有种被挤压的感觉。
  这种状态并未维持太久,数息便停下。
  感觉有冰凉的水珠拍到脸上,陈柏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气势恢宏的瀑布,如匹似练,声若奔雷,咆哮而下。
  没待陈柏思考,催大爷直接将陈柏投掷于潭水中,而后便转身离去。
  .….…
  山中的潭水,清澈见底,潭边乱石林立。瀑布落下,激起层层浪花。也是应景了那句诗:“众流赴壑急如梭,泻作层滩千尺波。”
  陈柏从潭中冒出头来,入秋的潭水虽不至于刺骨,却也十分冰凉,冻得陈柏直哆嗦。
  陈柏也顾不上这么多,冒出水面后,连忙顶着水花,摸索着乱石朝着瀑底的方向爬去。
  坚硬的乱石,肆虐的刺划着陈柏的身体。瀑布底下激起的水花,似那不绝的水弹,扫射着陈柏的脸颊。不一会儿陈柏便是浑身红肿。
  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疼痛,陈柏忍不住扬起头,嘶吼了起来。惹得山林中附近的猿猴也跟着啼叫。
  这样的疼痛,也激起了陈柏的狠劲,索性不在刻意避让周旁的乱石。怒视着瀑布底,奋力的前去。
  距离瀑布底还有30来米时,一个没站稳,却是被水花推了出去。
  几只猿猴被潭边的吼声吸引,好奇的前来游探,在它们的视野里,一个男子不断的向瀑布底冲去,又不断的被冲开,只是每次冲开后,下一次都会往前挪动一点儿。
  .….…
  就这么过了七天,在此期间催大爷每天都会送上吃食,不过却是放在潭边便自顾离去,仿佛在他看来,陈柏身上逐渐增加的伤痕根本不值一提。
  在第七天,陈柏终于是接近了瀑布底下,不过就在站到瀑布底下的瞬间,便被那磅礴的水流冲趴下去,右腿也骨折开来,整个人也昏迷了过去。
  流水想把这碍眼的家伙冲了开去,却被顽皮的乱石给拦了下来。
  这时站在乞怜草旁的催大爷,抬头往陈柏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眼,便又回过头来。就像是这一切他都知晓,只是在他看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仿佛陈柏目前所经历的一切,都不如眼前这株草。
  只见乞怜草在陈柏昏迷的瞬间,翠绿的颜色,突然变暗,但是一瞬间又恢复如常,如果是细看的话,会发现这株草更显坚韧。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