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十一章 离家出走

小说:陵山 作者:二十一层楼 更新时间:2022-03-29 00:33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朝城山国,只有一家书院,其余的都是学院。
  区别在于,叔山书院的学生,全部为修行者。
  而其他的学院虽不禁止学生修行,但也不教授修行相关的知识。
  此刻。
  叔山书院。
  那位发须双白的老人,透过窗户,盯着空中的启命星,满是不解。
  沟通启命星,与平时无异,但是此时从启命星的反馈来看,却有几人授将褪凡。
  老者提起笔,在桌上写有“有变”的帛书上划了个圈。
  .….….…
  朝都,王宫。宫中议事殿。
  此刻空荡的议事殿,坐着一位身穿锦服的年轻人。
  这位年轻人,看外表仅有二十岁左右的光景,但是举手投足却十分沉稳,目光也极其深邃。
  在启命星骤亮的那一刻,呢喃的道:“我错了么?”
  .….…
  催家庄。
  盘坐在地上的催大爷引导着进入体内的星光冲刷着身体。
  这些许星光同平常间引导的星光全然不同,更有灵性,也更为厚重。
  如果星光再多些,催大爷觉得自己肯定能突破力将四阶这个关隘。
  可是天不遂愿,体内的星光已然耗尽。
  虽然未能迈入五阶,但是此刻催大爷眼角的皱纹却是少了一丝。
  这时,催大爷也睁开了双眼,但是却并未起身。而是又闭上了眼睛,嘴里诵读着清静经。
  一遍一遍的诵读,催大爷也同陈柏一样,感知到了三色精气。
  魄,魂,神可以感知,这个是数千年积累下来的共识,但是有颜色来区分却是第一次发现。
  有了这种直观的形式,只怕陵山修士数量和实力都会数倍增加。
  催大爷起身,抬头望着天上的启命星,怅然的说道:“要是早点儿发现就好了啊!”
  说完,右手往上抬,似乎想去触摸什么东西。
  催大爷陷入思绪中,过了良久才回过头来,望着陈柏说道:“如果有一天,希望你把这篇经文传出去,你愿意么?”
  “全凭师父做主!”陈柏想都没想的说道。
  催大爷点了点头,凝重的说道:“这篇经文干系甚大,如非必要,不要轻易传授。”
  说完拿出了在山顶找到的星辰陨石,递给陈柏说到:“这两天出去为你寻找适合蕴器的材料。”
  “这是我见过的最神异的材料,可惜是少了些。”
  “现在看来,不仅是少了些,有可能它配不上你。”
  “姑且先留着吧,等以后找到更合适的再说。”
  陈柏接过陨石的瞬间,突然感觉各项知觉更为灵敏,不由心道:“果然神异。”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印堂之后,识海翻涌,原本只有水潭般大小的识海,整整大了一圈。
  .….…
  蓝一序。
  此刻正躺在距离催家庄十里外的丛林间。
  浑身动弹不得,身体数处骨折。
  但是身体的伤害,远比不上心灵的恐惧,帅气的脸庞几近扭曲。
  他敢笃定刚刚那位老者是力将无疑,又在催家庄,那还能有谁。除了那位千年一遇的天才,还能有谁。
  他内心不由感慨,传闻催弃之都已经消失二十年了,这也能被他遇到,这运气得是有多背。
  不过同时也庆幸,还好是遇到催弃之,人家都说催弃之不是嗜杀之人,果然如此,要不然今天算是彻底交代了。
  正在这时,丛林间窜出一只猴子,望着地上的蓝一序,翻找了半天,却没发现半点能吃的。
  对着蓝一序呲着牙,往蓝一序脸上撒了泡尿,而后潇洒的离去。
  蓝一序使劲的闭上眼睛,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动的地方。
  此刻,对眼前这畜生的恨意,已经完全超过了先前力将带来的恐惧。
  他蓝一序是谁,蓝氏家族旁系成员中的骄傲,巴克城中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万千少女心中的梦。
  .….…
  次日。
  天还朦朦亮,却是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这是陈柏来到陵山后经历的第一场雨。雨势不小,滴滴霏霏,荡起了山上的浓雾,迷了候鸟的归路,洗刷着某人脸上的耻辱。
  陈柏早早的起床,准备跟催大爷学习武技。
  正在这时,只见催鸿和催折架着夏教习到了门口。
  陈柏赶紧招呼三人进屋。
  一场秋雨,一场凉。
  催鸿和催折并没有感觉,但是夏教习却冻得发抖。
  还没待陈柏开口,催鸿忙说道:“陈兄弟,催马不见了。”
  陈柏一听,心里不由得一紧,因为他昨晚才被袭击,今天却被告知催马不见了,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连忙问到:“什么时候的事儿?”
  催鸿也顾不得擦去身上的雨水,回答道:“昨天下午开始就没看到他,昨晚找了一晚上,直到刚才去学堂,才知道催马把夏教习绑在了学堂。”
  陈柏心里松了口气,好在不是遇见歹人。但是也纳闷:“这是带着受害者找凶手?催马是害怕躲起来了?”
  陈柏望着嘴唇发紫,瑟瑟发抖的夏教习,疑惑的问道:“请问夏教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时催大爷也出现在了众人旁边。
  见到催大爷过来,众人连忙行礼。
  “大叔。”
  “叔祖。”
  “师父。”
  只有正准备答话的夏教习,望着催大爷,满脸恐惧,身体更是抖得厉害。
  “夏教习,夏教习。”见夏教习久不答话,陈柏连忙呼了两声。
  这时夏教习才仓惶回过神来答到:“昨天下午,催马拿着猎刀,威胁着把我绑在学堂,说如果家里人来这里找他,就说他去追寻爱情去了。”
  陈柏诧异的问道:“巴克城?”
  夏教习摇了摇头:“那倒没说,只是说他陈叔叔知道。”
  陈柏一阵无语,心道:“这黑子居然是认真的?”
  催鸿听到巴克城不由得“咦”了一声。
  陈柏没有在意,对着催折说到:“催兄,我们一同出去找吧,应该走得不远。”
  只见催折连忙行礼道:“不敢当,陈叔,叫我名字或者侄儿都行。”
  不给陈柏反应的时间,只见催折不以为意的说道:“陈叔,我就不去了,初雪来临我就要去服兵役了。”
  陈柏并不知道所谓的初雪是什么时候,所以也不再要求。
  后来知道了初雪的时节,悔恨当时没给催折来上两巴掌。
  此时的夏教习,只想赶紧的离得催大爷远远的。
  于是也不顾外面的寒冷,连忙举手道:“我去,我去。”
  陈柏见状,只能点了点头。
  正准备和夏教习出门寻找小黑子。
  只听催大爷“哼!”了一声,然后略带怒气的说到:“等着。”
  说完便出门而去,几步就不见身影,那些纷纷扰扰的雨水,却像是没能沾湿他的衣角。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