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二十七章 楚凡西写愁

小说:陵山 作者:二十一层楼 更新时间:2022-03-29 00:33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这一天,陵东府颇为不平静。
  芦天子,价格持续上升,达到了十银一根。
  施花魁,人气暴涨,百香楼从早到晚都是人满为患。
  柳姿姿,三请水长东,传遍了整个章台街。
  入夜。
  楚家。
  楚家家主,楚三爷,楚凡西,第五丘。
  四人围坐在桌前,桌上汤,菜,酒肉,具有。但是,身边却没有服侍的仆人。
  楚凡西起身给第五丘倒了杯酒。
  然后又转到他父亲,楚家家主身后,为他父亲倒了杯酒。
  然后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
  最后把酒壶递给了楚三爷。
  第五丘,端起酒杯自顾着喝了一口。
  楚家主见第五丘放下酒杯,连忙问到:“丘世子,这芦天子如今已经涨到十银一根了。”
  “我们还要继续囤么?”
  第五丘抬头望了楚家主一眼,随后眼睛微眯,眼神更显犀利,反问到:“楚家主,你想把楚家发展到什么地步?”
  “安于现状,据守陵东府?”
  “永远处于八大商会之末?”
  第五丘并没有给楚家主回话的机会,继续说到:“一个家族想要改变命运的机会就那么多。”
  “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就看你敢不敢抓,能不能抓得住。”
  “而且!”
  说到这儿,第五丘特意停顿了片刻,吃了口菜,才继续说到:“而且,你楚家,目前无力将!”
  楚氏商会,八大商会之末,成立时间最短。
  楚氏商会可以说是楚家三兄弟亲手打下的江山。也正因为如此,楚氏商会也是底蕴最薄弱的商会,没有力将也在常理之中。
  如果是以前,大家都没有力将,那么都无所谓,但是如今,其他七家商会都有力将坐镇,楚氏商会的情况就岌岌可危了。
  这也是楚凡西,极力想拉拢第五丘的原因。
  楚家家主,仅有四十多岁,身材高大,却是相貌平平,好在楚凡西只是遗传了他的身高优势。
  可是千万别被他平凡的相貌所欺骗,能带着两兄弟亲手创立商会,其狠辣和手段也是很有过人之处。
  之所以问第五丘这个问题,是因为他想看看这泽国世子心中的底线到底在哪儿?
  楚家家主,装作在思考第五丘的问题,沉思了片刻后,做出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对第五丘说到:“世子,你说得对,没有力将,我们迟早会被其他商会蚕食掉。”
  说完,举起酒杯邀了第五丘一杯酒后,说到:“丘世子,你说吧,该怎么干,我听你的。”
  第五丘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着楚家主点了点头,笑着说到:“继续囤,不到一千银一根,绝不出手。”
  楚凡西和楚三爷听到第五丘的话目瞪口呆。
  一座不错的宅子才百银,稍微再好些的,核心地段的大房子才几百银。
  芦天子这种,以前一铜子买十根的东西,要卖到一千银,那是什么概念。
  楚凡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楚三爷,还是目瞪口呆。
  楚家家主,只是皱了皱眉头,沉思。而后手指不易察觉的,轻轻的点了点桌面。
  这是楚三爷突然开口对第五丘陪笑着说到:“丘世子,这得是多少钱啊,到时候咱们楚家就真的算富可敌国了。”
  “不过,楚世子,会不会到时候价格太高了,没人要啊。”
  第五丘并没打算藏着掖着,而是直接了当的说:“东西烂在你楚家,不是我们的目的。”
  楚家家主闻言,双眼精光一闪,收起了手上的动作,望着第五丘说到:“丘公子的意思是,你们想借此收刮朝城山国的银钱?”
  第五丘点了点头。
  没等第五丘开口,楚家家主举起酒杯说到:“合作愉快!”
  .….….….…
  百香楼。
  鸨儿姐,忙碌了一整天了,嗓子都有些哑了,客人却并不减少,随着夜幕降临,反而有增多的趋势。
  施花魁,倒是不怎么忙,只是偶尔出来打个照面。
  就是如此,也引得楼下客人,阵阵骚动。
  当然,章台街,还有很多人,在等着,看那柳姿姿能否邀来水长东。
  .….….….…
  陵东府,府主府邸。
  陈柏手里拿着柳姿姿的三封请帖,在琢磨着,到底要不要去见见这陵东府三绝之一。
  丁可可好像是看出了陈柏的纠结,早早的就上床睡去。
  唐术带着夏教习,前来敲开了陈柏的房门。
  陈柏看可可确实已经睡去,为可可盖好被子,也不再纠结,既然已经到了陵东府,去见见也不妨事。
  .….….…
  依芳楼。
  柳姿姿终于是等来了水长东。
  虽然陈柏手上并未拿笛子,但是昨夜出现在百香楼的有几人,已经认出了这三人。
  人群自然的为这三人让出一条路。
  有好事者,四处奔走相告:柳姿姿邀请到了水长东。
  白浩,自然是在依芳楼,但是今晚却并没有现身。
  水长东来,他是欢迎的,毕竟能为依芳楼带来不小的人气,才子与佳人的故事,最是令那些无所事事的人痴迷。
  至于不现身,是因为他拿捏不准这水长东的身份,担心又像昨日一样白白给自己添麻烦。
  再说了,这是柳姿姿邀请来的,自己也没必要现身,交给下面的鸨儿姐就行了。
  陈柏三人一现身,就有人为鸨儿姐指出,谁是水长东。
  因此,等陈柏三人一进门,鸨儿姐就连忙朝着陈柏迎了上去。
  鸨儿姐这个职业的技能都差不了多少,都是扭腰,摆臀,挥手帕。
  鸨儿姐,一边向前迎去,一边叫喊着:“公子,终于把你盼来了,咱们家柳姑娘已经等待多时了。”
  声音既尖锐,又响亮,生怕旁人听不见。
  唐术还是那副不屑的样子,夏教习,倒是激动得多。
  在峆石郡听说书先生说的时候,就心生向往之情,没想到,还真有机会见见柳姿姿。
  正当唐术和夏教习,准备跟在陈柏身后一同上楼时。
  鸨儿姐转过身来,望着二位,歉意的说到:“二位公子,实在是不好意思,柳姑娘只邀请了水长东一人。”
  唐术倒是无所谓。
  夏教习,心里大叫可惜。
  .….….….…
  柳姿姿三邀水长东而至的消息传得很快,传得很广。
  也传到了楚凡西和第五丘的耳朵里。
  楚凡西想着,昨天都没见到柳姿姿,今天想要再见,确实是很困难了。
  他自己倒是没关系,但是不能让第五丘再看到自己丢脸。
  因此,决定带第五丘去百香楼,顺便看能不能在百香楼压上水长东一头。
  .….….…
  楚凡西去了百香楼的消息,不胫而走。
  众人也是乐得见到二位才子远程较量。
  百香楼和依芳楼,都是人满为患。
  如果要说有区别,那就是,陈柏被柳姿姿单独邀至了房间。
  楚凡西,和第五丘,只能在楼下,同众人一起,抬头看看施花魁。
  施花魁已经记不得今天一天出来了几次了,虽然不情愿,但是,每次出来,也都是面带微笑,深情款款。
  这次施花魁,同样出来打了个招呼,施了一礼后,便想回到房间去。
  这时,楼下有人起哄到:“楚凡西,为施花魁再作一首词。”
  接着,起哄的人越来越多。
  施花魁,无奈只能停下了脚步。
  楚凡西倒是心里挺高兴,今天来百香楼,本身也有这个目的,便又是右手一抬。
  随从连忙把纸笔准备好,放置在楚凡西桌前。
  楚凡西,抬头望了施花魁一眼,刚想落笔,却突然停住。
  主要是因为,楚凡西想到施花魁不好劝舍离,还是放不下那画中人。
  “既然不愿意舍离,那么就写愁好了。”楚凡西在心里琢磨着。
  想到这儿,楚凡西,手上也有了动作。
  只见楚凡西在纸上写到:
  秋渐浓,月圆人难逢。
  夜来孤身风更紧。
  杯酒偏醉独饮人。
  愁来惹思痕。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