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

第一百三十八章 狼队怕是打了什么骚板子

小说: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 作者:辣椒炒果米 更新时间:2022-06-23 18:21
爱小说(www.ixs5200.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5200.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恋上你看书网,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
  这一局竟然只有七个人上警。
  顾风稍微有点惊讶。
  之前一个个上警都老积极了,最少都是九个,基本上都在十个以上。
  可是这局就有点不一样,上警的人比较少,只有七个。
  这警上警下的人,差不多是对半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风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
  狼队可能要集体打倒钩了。
  这局警下恐怕要开两到三狼。
  没错,说不定就是三狼警下倒钩,孤狼上警悍跳。
  【4号玩家请发言】
  “警徽流双压警下2、10顺验,5号玩家查杀。”
  “他在警下肯定就没法跟我原地起跳了,这样的话,警上还得卖出来一头狼,等于是我第一天就找到了两头狼。”
  4号玩家虽然是首置位发言,但他一开口就让大家来了精神。
  不但跳了预言家,而且还是给警下的5号玩家丢了个查杀。
  这样一来,就很刺激了。
  这肯定不能是诈身份的,诈身份不会给警下的5丢查杀,4要么是预言家,要么是悍跳。
  好人已经把他的身份钉死了,只要他敢脱衣服,晚上就等着领毒吧。
  顿了顿,4号玩家又说道:“这局上警的人不是很多,我估摸着,应该是两狼上警,两狼在警下看情况打冲锋或者打倒钩。”
  “5号玩家已经被我揪出来了,剩下的2、3、10、11当中,我就先按照一狼去盘。”
  “如果警下我听他们发言不好,那或许会盘警下开三狼,现在就不考虑这种情况了。”
  “我警徽流打2、10没别的意思,就是为了拉票。”
  “警下五个人,5号玩家的票我指定是吃不到了,如果再不拉一拉其他人的票,我在拿警徽的这个事情上就吃亏了,毕竟天生少一票呀。”
  “所以,我必须要双压警下。”
  “2号玩家,10号玩家,你们俩的票一定要投给我啊,5号玩家的票我吃不到了,你们俩在我警徽流里要是还不给我上票,到时候别怪我标狼打。”
  4号玩家看到警下有五个人,下意识的就觉得是两狼上警,两狼在警下。
  这个猜测是比较合理的。
  警下五个人,要说只开一狼或者一狼都没有,可能性比较小。
  但要说五个人开三狼,也有点过分。
  所以,盲猜警下开两狼是最能让人接受的。
  至于为什么打2、10的警徽流,4号玩家也没有绕弯子。
  一句话,纯粹是为了拉票。
  他不拉票不行啊。
  不拉票的话,大概率是拿不到警徽的。
  警下开两狼,5号玩家已经被查杀了,那5一定是要给队友冲票的。
  剩下的那头狼如果也冲票的话,悍跳狼天生就有两票,等于说警下的好人,只要有一个站错边,警徽就是狼的了。
  这还是盘得警下开两狼,如果盘警下开三狼,孤狼上警悍跳这种情况,
  那这个警徽4号玩家就更别想了。
  但他作为预言家,肯定不甘心让悍跳狼把警徽抢走啊。
  所以,4只能用警徽流给2号玩家和10号玩家压力,这样的话,不管2、10是不是狼,他们都不太敢去给悍跳狼上票。
  这是4号玩家警徽流双压警下最大的目的。
  当然了。
  他作为首置位发言的预言家,警徽流不双压警下,还能怎么打?打警上也没意义呀,毕竟警上都没听发言呢,打了也是瞎打。
  “行了,警上我也只能聊这么多,就是跳出来告诉你们一声,我是预言家,5号玩家是狼,逻辑啥的暂时盘不了,因为没听发言。”
  “希望各位能看在我首置位发言的份上,给点容忍度。”
  “希望警下的玩家都能把票上给我,不管是进了我警徽流的,还是没进我警徽流的,都一样,只要你给我上票,我就不点你进狼坑,5号玩家除外。”
  听完4号玩家的发言,顾风只能说还行吧。
  老实说,这样的发言,不好分辨。
  他可能是狼在悍跳,也可能是预言家。
  反正单凭4现在的发言,顾风没法判断4到底是不是预言家,还得再听一听,听一听后置位那个预言家聊得怎么样。
  不过4给警下的5号玩家丢查杀,还是有点力度的,但这个板子套路很多,一个查杀看不出来什么。
  【6号玩家请发言】
  “7金水,警徽流3、11顺验。”
  “我在想狼队昨晚是不是安排好了4号玩家出来悍跳,他们打个什么板子,要不然的话,他不用第一个发言就着急悍跳吧。”
  “我这么聊,其实就是有点怀疑4、5狼踩狼做身份,可能是我多心了吧,不管怎么样,5都是接了悍跳狼的查杀,他是反向金,暂时不去聊他了。”
  “这局警下的人还是比较多的,2、3、5、10、11五个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是要开两狼的。”
  “4、5大概率不共边,5号玩家是好人,2号玩家进了4的第一警徽流,我想2应该是被拉票的好人,除非他上匪票,警下发言也不好,我会考虑盘2、4双狼。”
  “现在就算了,现在我先当他是好人来盘。”
  “10号玩家进了4的第二警徽流,可能也是拉票的,但相对来说,10的好人面肯定要比2号玩家低一些。”
  “因为根据我的经验,大多数悍跳狼给好人丢查杀之后,第一警徽流都会下意识的打到警下的好人身上。”
  “但是第二警徽流就不好说了,有的还是继续打好人,有的会打到队友身上,这个全看个人习惯和玩法。”
  “所以,我只能认下2号玩家大概率是好人,不敢用同样的办法把10认下来。”
  “看10的票型和站边吧,还有他警下的发言,到时候我再跟你们说我对他的身份定义。”
  “2、5、10都择出去之后,警下就剩3、11了,而我警徽流打得就是他们两个,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我觉得警下开狼大概率就在3、11当中。”
  “好一点的话,他们俩只开一狼,要是不好的话,警下开双狼,恐怕就是3、11。”
  此话一出。
  顾风顿时皱起了眉头。
  心想这个6是疯了不成?这么聊明摆着是不想拿警徽啊。
  虽然逻辑上,3、11是有可能做成双狼,但话不能这么说呀。
  6号玩家这一句话出来,3、11还能给他上票啊?想都不用想,这不是妥妥的把警徽拱手让给4号玩家了吗?
  顾风连连摇头,次次都能碰上这种预言家,知道这样聊得罪人,他还偏偏往枪口上撞,何必呢?
  说话是门艺术,同样的意思,委婉一点的表达,或者晚一点表达,可能结果就不一样。
  然而。
  6号玩家似乎不信这个邪,他就选择了最直接,最得罪人的那种。
  把他刚才的话总结起来就是。
  3、11当中最少出一狼,或者干脆就是双狼。
  什么叫作死?这就是作死。
  “5号玩家,你接了4的查杀,警下表水好好聊,如果你聊得不好,我就直接盘4、5狼踩狼做身份了。”
  “因为我见过这种套路啊,狼给狼丢查杀,接查杀的那个狼故意聊得很差,以此做高狼队友的预言家面,并且顺带着脏一手预言家。”
  “所以,丑话我给你说在前头,你有身份自然是最好的,拍出来怼死4号玩家,没有身份,自求多福吧,我可能也保不了你。”
  6号玩家似乎对狼踩狼做身份这个逻辑很有执念。
  刚一上来,他就说不排除4、5狼踩狼,现在又专门对话5号玩家,让他警下好好表水,不然的话,该出局就出局,没人会保他。
  6号玩家跟5的这一段对话,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们相互之间不认识。
  但顾风却认为6这一段发言有点做作,他压根没必要刻意去对话一个接查杀的5号玩家。
  警下看5能不能拍出来身份,看他的表水发言好不好,到时候在盘4、5是不是狼踩狼的问题。
  可是6上来就怀疑4、5狼踩狼,总感觉不对劲。
  在顾风看来,6号玩家这么聊可能是在故意做样子,让好人觉得他跟5号玩家不见面。
  实际上,5、6双狼。
  当然了。
  现在这些都只是顾风的猜测,并不是逻辑,不能太当回事。
  “最后对话一下我的金水7号玩家,你一定要站边我,一定要跟我的票型和想法保持一致。”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我验了你是金水,如果你钻狼队,我就会很难受,我可以接受外置位的好人站错边,但我的金水不行,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这种心情。”
  “实在不行,你就代入我的视角,想想你如果是预言家,给一个好人发了金水,结果他反水了,你是什么样的心情。”
  感情牌!
  6号玩家直接就给7安排上了。
  这样的发言一出来,7号玩家还怎么反水?完全提不起反水的念头。
  如果6的发言很差就罢了,关键是6的发言还行,除了把3、11打得太死这一点,其他的都还不错。
  在这种情况下,7号玩家确实没有理由反水,只能先站边6号玩家。
  如果6是悍跳狼的话,7是好人,这就是点对点的忽悠,点对点的洗头。
  【7号玩家请发言】
  “站边6号玩家,这没啥好说的,警上我反不了水啊,6号玩家都那么对话我了,声情并茂,这样我要是反水,我自己想想都不好意思。”
  “反正警上就先跟着6走,至于警下我还认不认6这个预言家,到时候就取决于他的发言了。”
  “如果6聊得比4号玩家好,我这一票就挂在4身上,如果6聊得不如4,那我就只能出5号玩家了。”
  7号玩家选择站边6,外置位的好人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他要是说反水站边4号玩家,那才是令人惊讶的事情呢。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遇到反水怪,只要跳预言家的这个人聊得不是特别差,接金水的人第一天都不太会反水。
  因为有时候,反水就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反水反得太快,容易让人觉得你是在反狼队友的水打倒钩,反水反得满,别人又可以盘你是看形势不对劲了才反水的。
  不反水,可以盘你是冲锋。
  总之,只要想盘你是狼,有一百种办法盘,不管你的行为做好不做好。
  “我觉得6号玩家对警上警下的格局判断没有错,这局警下应该是要出两狼的。”
  “如果警下出一狼,就是三狼上警,在这种情况下,4为什么不往警后丢查杀搏杀预言家呢?”
  “反正都是要丢查杀的,往警后丢有概率搏杀到预言家,他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要么就是刚才6号玩家说的,4、5狼踩狼做身份,4不能搏杀预言家,要么就是警后开少狼,搏杀到预言家的概率很小很小。”
  “索性,他不动这个念头了。”
  “我现在是倾向于盘后者的,上来就盘4、5狼踩狼不合适,但是盘警后开不了多狼是完全没问题的。”
  “警后开不了多狼,那可不就是警下要开一到两狼嘛。”
  “这局警下有整整五个人,只盘有一狼的话,多少是有点孤单了,盘两狼正合适。”
  7号玩家发言还挺搞笑的,但逻辑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4是悍跳的话,警后能开两狼甚至是三狼,他恐怕就不甘心给警下的好人丢查杀了,大概率会去搏杀预言家。
  但他没有这么干,说明警后开不了那么多狼。
  之所以要盘这个,就是为了判断警上警下的格局,到底是什么情况。
  现在,大家普遍的共识都是警下开两狼,警上开两狼。
  至于对不对,不好说。
  “警下开两狼,2、5暂时择出去,我觉得6号玩家把警徽流打到3、11身上挺好的。”
  “不过3、11恐怕是不能给6上票了,因为6说他们俩当中至少开一狼,甚至都是狼,这话一说出来,3、11的票妥妥的会投给4号玩家。”
  “本来4给警下的5丢查杀,是6号玩家拿警徽更轻松一些,但6那发言一出来,我觉得要是没有意外的话,4应该能拿警徽了。”
  “除非3、11当中有肚量特别大的好人,不跟6号玩家斤斤计较,那6就还有拿警徽的希望,否则的话,这个警徽6就别想了。”
  “3号玩家,11号玩家,我不知道你们俩是不是狼,6号玩家是不是打错你们了,如果你们是好人的话,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把警徽票投给他。”
  “不要因为他警上的发言,就对他产生太大的敌意。”
  “虽然他说的话多少是有点不妥,但也不是没有逻辑乱打的,大家相互之间多多理解,不要因为一句话就搞得剑拨弩张的,那样高兴的只会是狼。”
  “我相信你们要是好人,一定能抛开个人的成见,做出正确的选择。”
  “行了,警上我就先聊这么多,底牌好人,站边6号玩家,过了。”
  【8号玩家请发言】
  “4、6对跳预言家,我现在比较想站边4号玩家。”
  “虽然他在首位置发言没聊出来什么逻辑,但他敢给警下的5号玩家丢查杀,我就挺想站边他的。”
  “6号玩家怎么说呢,他的发言也没什么大问题,但他跟5号玩家的对话有点奇怪。”
  “5都接查杀了,听他警下怎么表水就行了,没必要上赶子去盘4、5狼踩狼,关键是他还不止一次的盘。”
  “我觉得6号玩家有点着相了,他应该是想跟5号玩家撇清关系,划清界限。”
  “这样一旦5的身份暴露了,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盘4、5狼踩狼打格式,那样也不会显得太突兀,毕竟他警上就已经做好了铺垫。”
  顾风起身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倾向于站边4号玩家。
  虽然6的发言没有明显的爆点,但他三番两次盘4、5狼踩狼的举动,实在是可疑。
  顾风不想站边6,主要就是因为这个。
  当然了。
  他肯定不会把6号玩家打死,因为警上的站边仅仅是表明一个态度罢了,不用太当回事。
  警下的站边才是最重要的。
  “6号玩家给7丢金水,虽然7是站边6的,但我感觉6、7做成双狼的可能性不大。”
  “听清楚啊各位,是可能性不大,不是说没有可能,因为不排除狼给狼丢金水,接金水的狼人打倒钩做身份这种套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警上7号玩家站边6那就是象征性的站边,警下他再去打倒钩。”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警上站边狼队友,警下再反水,会显得他反水更自然一些,避免引起好人的怀疑。”
  “如果7号玩家直接反水,我想很多人都会盘他可能是倒钩。”
  “但是到了警下,他就可以随便挑6发言中的问题了,然后借着这个由头反水,这样一搞,好人就很难盘得到他是钩子了。”
  不怪顾风疑心病重。
  关键是这种套路他见过太多了。
  狼真的很精明,毕竟他们也拿过好人牌,知道什么样的反水行为会让人怀疑,什么样的反水不容易被盘成倒钩,他们就往那方面靠就行了。
  这都是经验之谈。
  当然了。
  主要还是得看发言。
  如果发言特别好,随时可以反水,好人还不会怀疑,关键是,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么强的发言能力,那就只能靠技巧了。
  “6号玩家的警徽流是3、11顺验,他把3打进了第一警徽流,而且还对3有很大的敌意。”
  “正常来说的话,3、6肯定是不见面的,但也不排除6在用这种办法给队友做身份。”
  “别忘了,6号玩家自己说狼一般不会把队友放进第一警徽流,既然如此,他还能卖这样的视角给好人吗?”
  “所以,3、6是有可能做成双狼的,至于11号玩家,他总不能把两个狼队友都放进警徽流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有点丧心病狂了。”
  “我觉得3、11当中应该只开6的一个狼队友,大概率是3,小概率是11,极小概率都是。”
  “他隔空把2号玩家认下来了,从这个动作来看,2、6不太像是见面的。”
  “倘若2、6是双狼的话,我想他应该不敢就这么把队友保下来。”
  “再加上5已经是查杀了,我又怀疑3、11当中开一个6的狼队友,那2号玩家和10号玩家大概率都是能放下的。”
  “除非盘警下开三狼,这局孤狼上警悍跳,但这种可能性太小了,暂时盘不了。”
  顾风嘴上说三狼在警下盘不了,但实际上,他脑瓜子想的就是三狼在警下。
  只不过现在不合适说出来。
  警下拢共五个人,他说开三狼,这不是得罪了一大票人吗?
  这要是这么聊了,到时候人家肯定会联合起来打他是狼,说他是一个带节奏的狼人,那就不划算了。
  第一天,不着急盘警下开三狼,先缓一缓。
  等到后面几轮,他再盘警下开三狼,到时候好人的反应就不会那么大了。
  而且那时候发言都听过了,也有逻辑了,现在发言啥的都没听,盘警下开三狼,只怕会给自己惹一身骚。
  而这就是顾风的精明和狡猾之处。
  他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甚至连说出来的后果都能想得到,这才是最厉害的。
  而有些人就不一样了。
  远了不说,就说6号玩家,不管他是悍跳,还是预言家,他明知道盘3、11当中开一到两狼会得罪3、11,导致自己很难拿到警徽。uu看书
  可是他偏要说,这就有点头铁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并不是一个明智的抉择。
  或许是6号玩家吃得亏还不够多,等他被毒打得多了,有经验有教训了,就不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警下就听5号玩家怎么表水吧,看看他能不能拍个身份出来,如果有身份的话,这局就好打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虽然我现在认4是预言家,但这并不代表我最终的站边。”
  “有一说一,6的预言家面也不小,不管是发言,还是视角,都没有明显的问题。”
  “所以,警下如果他聊得比4号玩家好,或者4的发言有问题,我该回头还是会回头的。”
  “我这么说就是想告诉6号玩家,如果你是预的话,不要因为我警上的发言和站边就对我有特别大的敌意,甚至直接盘4、8双狼,没必要这样。”
  “我跟4号玩家不认识,我站边他只是暂时的,没错,就是暂时的。”
  “行了,警上我想聊的就是这么多,对不对的,你们且听且看吧,过了。”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